CBA

至尊透视眼700第280章骑虎难下

2020-01-26 14:13: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透视眼 700第280章:骑虎难下

知道事情的真相,苏哲唯一能够表达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当日张承生让黄尝、黄中立两兄弟还有杨军四人当成苏哲带走,恰巧有个人在对面拉夜屎。远远的他看到有人打斗,他寻思着拍段视屏放到上。

时下微博之类的平台开放,拍视屏的人平时是微博控,经常去比较粉丝比较多的人明星下面留意求粉。

这次赶上这种事情,想着要是能够当一次热门话题的发起人,粉丝一下了就爆涨,这样就不用求粉求得这么辛苦。

开始还以为是打斗事件,直到看到杨军三人拿出棍子在张承生身上不断打砸,最后一棍砸到脑袋张承生失去知觉才感到事态严重。

拍完视屏,那人好几天都不敢四处走动。那天晚上拍到的视屏一直存放着不敢上传,怕事情闹大,杀人的那几个人会查到他的头上,直接删掉又不甘心。

直到张承生的事件在整个腾冲闹得沸沸扬扬,他有想过交给警方拿个好市民奖。而在这时发现周志研在查当日的案发的证据,最后一咬牙把视屏交出去。

本来还有点担心的,不过周志研给了他两万块,任何担忧都抛到脑后了。

苏哲不知该感谢周志研提供一条视屏给他,不然抓不到陈国标这个幕后真凶;另外一方面,周志研如此处心积累,不知会不会是第二个柳长桥。

如今已没办法,骑虎难下。

拍卖会是在一个月后,而在这期间,按照周志研说的,他们在这段时间要与小日本那边的人接触下,看能不能看下《虢国夫人游春图》。既然答应帮忙,苏哲同样想看下,哪怕是瞄一个角,他可以用异能判断到底是真还是假。

不得不说,小日本这几年来一直在蠢蠢欲动,今天搞点小动作,明天又弄点小摩擦,这次又打起古董的主意,这次拍卖会是在朱和市苏富碧拍卖行进行。做为整享誉全权的拍卖行,朱和市是它在这边一个分行。

苏哲想不通小日本为什么会选择朱和市,听周志研说选择朱和市拍卖行是那里的行长极力争取回来的。当时小日本是想新加坡进行,因为朱和市苏富碧的行长与小日本负责这次拍卖事件的人有交情,又知道这是国家流失在海外的文物,尽了最大的努力把拍卖事宜引回朱和市。

苏哲总觉得这件事不会像表现听着这么简单,至于哪里不对劲又想不通。

不想徒增苦恼,苏哲懒去想太多。反正周志研把他找过去是借运,说白了如果没有透视异能,哪里有赌石未逢败迹的运气。

突然碰到这种事,苏哲真心觉得蛋疼。

这次要打交道的不是同胞而是外敌,看样子接下来一个月的美好学校生活怕要没有了。

《虢国夫人游春图》都失传上千年,突然冒出真迹来,难道说当年会失踪就是那些倭寇拿走的。历史的原因是无法去考察了,既然对方放出风声来,国家必然要严肃对待。

像这种拍卖事情不是第一次碰到,前几年因为当年八军联军攻过来,从圆明园掠夺的古董,其中十二生肖鼠首和兔首还是以高价格拍卖回来的。目前十二生肖还没能够聚首,有几件可能早已经丢失,永没聚首之日也说不定。

这次小日本不知是不是同样是效仿法国人的做法,不过十二生肖铜首是货真价实,这《虢国夫人游春图》着实让人费脑筋。

古董收藏协会那边到底会怎样进行是他们的事,听周志研的意思,他们只想借他的运,鉴定方面不需要他参与。

用屁股想也知道,那帮人一个个自诩专家,他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就是打娘胎开始摸古董都没他们资历深。

不用参与苏哲也乐意,反正他与生带来的运气都在两次大难不死中用得七七八八,只要异能还在,后天得来的运气就会持续。

去到公司,苏哲考虑要不要把这件事跟苏羽澄说下。最后还是决定没说,免得她因为这件事掺合进来。苏老爷子三个儿子没有走仕途,然后他这条线在仕途的人还有很多。如今中央正在清盘,在这个节骨眼上,能够低调就尽量低调。

走进公司就看到苏庚寅,这家伙那天晚上翻脸,苏哲以为他会自动辞职当回他的苏少爷,没想到第二天依然厚着脸皮过来上班。

苏庚寅看到苏哲,连忙把抹布往桶里一放走过来说:“姐夫,有没有时间,我有点事找你......”

“苏庚寅,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上班时间,有任何私人事情,留到下班再说。”苏哲沉着脸,突然被强行拉着参与文物拍卖的事情心里够烦,这家伙又来烦,火起来就真的让人事部开一张辞退信算了,免得看着闹心。

觉察到苏哲的表情不善,苏庚寅思考着要不要继续开口。看到苏哲就要走进苏羽澄的办公室,他豁出去冲上前说:“姐夫,这件事对我很重要......”

“行,既然重要的话,你先去办理好。”苏哲不耐烦的打断话。看到人事部的经理走过来,苏哲指了下苏庚寅对她说,“等下给这位员工结算工资,上班时间散漫,多年警告不听,瑞鼎不需要这样的员工。”

没给苏庚寅申辩的机会,苏哲拧开苏羽澄办公室的门进去。

苏庚寅站在门口,脸色很不好看。

瞧着紧闭的办公室门,想敲又不敢敲。

“怎么一副臭脸,庚寅又纠缠你了?”苏羽澄放下手中的东西走过来。

苏哲一脸沮丧的坐在沙发上,“除了他还能有谁,我已经让人事部给辞退信了。再让他继续留在公司,我以后都不敢来公司了。”

边说边把苏羽澄拉到身边坐下。

今天的苏羽澄穿着一身白色,比起御姐型的黑色、诱惑,这份冰清玉洁的装扮同样引人入胜。

双手将凌乱的秀发往后拨弄下,一袭光滑柔顺的三千青丝绾徐徐垂直。

这个时候的苏羽澄脸上露出少女发的羞涩,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面对心怡的男孩,身心全交出去。

这么多年来,苏羽澄一直想找一个能够让她靠得安稳的肩膀。不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只是她不想要。不能说每一个想靠近她的人都冲着苏家的背景,可是相当大一部分的人是冲着这个原因。

如果那个时候她第一次与苏哲遇上他不是失明,就不会有今天的交集。

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够找到一个交付身心的人,苏羽澄觉得之前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这一刻她真的想好好的枕在他的肩膀休息几个小时,这些年来一个人撑得太累了。

“会议可能开得稍微晚点,你不用等我吃午饭。”

苏哲伸手替他将垂下来的发丝撩到耳根后边轻声说:“记得开完会后第一时间去吃饭,要是变瘦了,我可心疼。”

走出办公室,当门关上,商场上那个女强人又回来了。

苏哲躺在办公室的沙发,唇边还残留着苏羽澄清香的气息。苏羽澄去开会,他一个人在办公室感到无聊,准备去古玩店看下。

拉开门,看到苏庚寅还站在门口,一点心情都没。

“不是让人事部给你结算工资了,怎么还没走?”

“姐夫,我在等你。”

“等我有鬼用,你跟舒雅的事情我帮不上忙。”苏哲撇撇嘴,“我唯一能够给你忠告的事,如果真的喜欢她,把你以前那些阴鸷事跟她说清楚,遮遮掩掩根本追不上。”

“姐夫,舒雅已经答应跟我在一起了。”

北京北城医院地点
长春银屑病那家医院好
长沙哪家医院专治疗白癜风
江门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鄂州好点的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