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采个娘子来养家224姐夫讨公道3

2020-01-26 12:26: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采个娘子来养家 224 姐夫讨公道3

给李迎春出头的,有李篾匠这等有一说一、绝不会撒谎的老实人,有宋好年这般耿直悍勇、不怕柳府权势的人,还有一个柳义时不时说两句反话,说得柳忠似大夏天吃了生姜一般,脸上火辣辣,脸皮无处

放。

当此之际,柳忠便恨起自己不是真正柳家人来。他家原是柳府家仆,祖上姓啥早忘了,在柳府后头聚族而居的,全是这般忘了姓氏祖宗的无根之人。

若是和柳府真正连宗同姓,那今日必有柳老爷为他出头,柳义看在同宗的份上也不会逼得这样紧。

他是柳府大管家,在镇上地位极高,偏因为自家儿子做下亏心事,叫几个往日不曾放在眼里的人逼到这种地步,柳忠差点呕出血来。

宋好年还罢了,好歹叫老爷夸过多次,是个又能为的后生柳义也是柳家族中能干的晚辈,那李篾匠又算啥?

不过生了几个妖妖娆娆的闺女,就轻狂得不晓得自个儿长啥样,也敢在他头上动土他该先撒泡尿照照自个儿那张老脸配不配!

柳忠气得脑子犯糊涂,也忘了是他儿子先招惹迎春,后逼得迎春上吊,人家李篾匠来讨公道,可不是主动打上门找事。心里破口大骂半晌,柳忠脸上一阵白一阵红,一时想:“若是叫他们打断耀文的腿,往后我的老脸往哪里搁?”一时又想,“这家人软硬不吃,不如就叫他们如意,打那逆子一顿,我再花钱给他治腿也就

罢了。”

这里正天人交战,柳忠女人不晓得从哪里偷听见,号啕着滚到厅房里,抱着李篾匠的大腿哭道:“你要打我儿,先打死我!我给你闺女赔命,你也用不着咬着我儿不放”

宋好年单手就把柳忠女人提起来放到一旁椅子上,好声好气地说:“忠大娘,我老丈人腿脚不好,经不起你这般折腾,你要是对我们家有啥子不满,冲我来,我年轻力壮,挨你两下子没关系。”

“你、你”柳忠女人目瞪口呆,指着宋好年说不出话,一阵阵肝疼。她仗着自己是女人,撒泼打滚,想蒙混过去,料来几个大男人也不好同她计较。却不晓得宋好年见惯泼妇,对自个儿娘和妹子还可容忍几分,对别人家的泼妇有啥好容让的,不把她从厅房里扔出去就

是给柳忠面子。

柳忠怒道:“你们女人懂啥子,这里的事情没有你说话的份,还不快滚!”他女人委委屈屈地退出去,把李家翁婿几个恨得半死。那里柳忠却回过味来,对李篾匠道:“老哥哥,我对不住你,我家那个孽障,你要打便打罢,便是打死他我也无话说。只一件事,既是要给你家姑

娘出气,倒是叫乡亲们做个见证,以后也免得人说嘴。”

李篾匠早就做好长期缠磨的准备,不料才半天时间柳忠口风全变,一时整个人都有些发愣,不晓得他在打啥子主意。

柳义连忙满口答应下来:“忠大叔这样明事理,就是我们也不好多说啥,往后两家还是好生来往,莫要生份。”

他说得轻巧,实际上两家人都清楚,往后不说老死不相往来吧,结仇是一定的。几个人说定,明日由乡老们做个见证,李家人当面罚柳耀文,算是给迎春出气。柳忠的打算:李家人要护着李迎春,总得顾忌她的名声,要是当着乡老们的面打柳耀文,岂不是等于对着全镇人承认她

和柳耀文有首尾?

他却不晓得迎春早就跟她爹和姐夫们说好:“如今镇上哪个不晓得我名声坏?便是不打他,就有人当我是个好人不成?倒不如打他一顿给我出气。”

她这样坚决,几个男人便顺着她的意思如今单是迎春名声不好,等打完柳耀文,柳耀文名声也自要坏,这才划算。

柳义跟宋好年分头去通知自家族中长辈,明日来见证柳山村李家对柳耀文的惩戒,李篾匠一个人慢慢走回女婿家去,一路上有人暗中指指点点,他愈发心疼二妞。

却说柳忠家中,柳忠婆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当家的,你咋就答应叫他们打我儿哟!耀文身板那样单弱,如何经得起?”

那宋好年和柳义都人高马大,别说故意要打,就是平日里不当心争执起来,一拳头下去,她儿子斯斯文文一个人,咋个受得了?

柳忠心说,往日里看这婆娘温顺听话,不想这般不顶事,偏又一道过了几十年日子,也只好再忍几十年。

他对婆娘说:“哭啥子?快些给耀文收拾东西,连夜把他送到别处去,就说他胆小跑了,四处遍寻不着,那李家还能怎样?过上一年半载,事情淡了再回来,哪个还记得?”

柳忠婆娘抹把泪:“那耀文娶媳妇要耽搁哩?”

“都这时候了还娶啥媳妇,保命要紧!过两年回来再娶媳妇,啥都不耽搁,你没见那宋好年二十四五岁才娶媳妇,如今不也过得红红火火?”所以说,娶媳妇不能着急,还是得挑好的。

柳忠婆娘盘算一下,耽搁儿子娶亲要紧还是保住儿子的腿要紧,泪眼婆娑地去给柳耀文收拾行囊包裹,柳忠还叮嘱她:“多包些金银细软缝到衣裳里,别弄那些没用的!”他家厢房门从外头锁起来,柳忠取下腰上钥匙开门,里头正锁着柳耀文,一脸惊惶地看着他爹。原来这两日宋好年等人来来往往,柳忠都悄悄把他锁在屋里,令他不许出去乱晃,免得招人眼,叫宋好

年打死。

不待柳忠开口,柳耀文就慌慌张张地问:“爹,我去哪里啊?”

他娘是当初柳太太身边的陪嫁丫鬟,模样儿不错,要不然也生不出柳耀文来,就一样不足,没啥根底,舅舅家也不在附近,遇着这样的事情都没有娘舅家代为出头。

柳耀文还没去别的地方长住过,往日里只待在柳府羽翼下作威作福,从没想过有朝一日柳府这棵大树会护不住他。

这时候一听要走,柳耀文登时慌了,凄凄惨惨地说:“爹,大不了就是一顿打,我咬牙忍一忍就过去,你就让我在家罢。”

柳忠扬手给柳耀文一巴掌,柳耀文“嗷”地一声被打懵,半日才哭着问:“爹,你打我干啥?”

柳忠说:“叫你长个记性。我一巴掌你都受不住,那宋好年还不打死你?”

到底强令柳耀文起身,告诉他如何出门赶路,如何找地方住下,如何徐徐给家里带信,柳耀文两腿打颤,上下牙捉对儿厮杀,只觉得前狼后虎,人生一片灰暗。

当天半夜里,柳忠一家三口就悄悄出门,他把柳耀文送出十多里,才叫柳耀文一个人上路。

柳忠婆娘抱着儿子哭得不撒手,柳耀文更不敢一个人走,柳忠踢他好几脚,才把人撵走,自个儿扯着哭成泪人的婆娘回家:“今儿不走,明儿就要断条腿,搞不好命都留不住!”第二日宋好年、柳义请来乡老们,当着众人面要罚柳耀文,柳忠一夜没睡,满眼血丝,看着十分可怜,满脸真诚懊悔地说:“怪我大意,那孽障听见今儿要罚他,昨日半夜里竟跑了,如今我也不晓得他

跑去哪里。”

对李篾匠道:“老哥哥,你要罚就罚我罢,没教好儿子是我的过错,你就是打断我一条腿也成。”

李篾匠摆手道:“做坏事的是他,你也有错,可不该断你的腿。既是你儿子跑了,这笔账且记着。”

他再老实也晓得闺女这回吃大亏,不能因为人跑掉就一笔勾销。

宋好年对众人道:“劳烦各位大伯大叔跑这一趟,没成想柳耀文竟这样没担当,跑得飞快,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家,不会为他做下的事情就记恨忠大叔,这事还请大伙儿做个见证。”

苦主都不记恨柳忠,柳忠还能记恨苦主不成?柳忠心里恨成啥样不晓得,面上还得一团和气地表示,他是过错一方,绝不敢记恨李家宋家。

却说柳耀文连夜赶去县城,照他爹的指示,又要往邻县去。这年头只要出门百里,就难遇见熟人,他在临县租个房子缩上一两年,也没人晓得他过错,又没人管束他吃喝玩乐,好不快哉!

因此柳耀文一开始还十分害怕,到后头越想越兴奋,简直想插上翅膀立时就去到临县。

他却不晓得,柳义和宋好年派人盯着他,就怕他跑掉,这个小兄弟人机灵,跑得也快,一路缀着柳耀文到临县,记下他落脚的脚店,才回来给几位义兄报信。

柳义和宋好年带上几个兄弟借口去县里买东西,悄悄赶去临县,果然柳耀文还没典到房子,正在脚店里同卖唱的女娘调笑。

几个人埋伏下来,等到夜里,趁柳耀文上茅厕时,嘴里塞核桃、脑袋上套个麻袋,带到僻静处乱拳打下来。

宋好年亲自动手打断他一条腿,柳义还不解气,又照着柳耀文那话儿踢上一脚,不说叫他断子绝孙,一年半载里做不了坏事情总是有的。

兄弟几个连夜赶回太平县,第二日柳耀文叫人在脚店茅厕里发现,浑身酒气,半截身子都是屎尿,脚店店主只当他吃醉酒跟人打架,又失脚栽在茅厕里,便不深究。

柳耀文也说不清到底是谁打的自己,虽疑心是宋好年,到底没证据,加上断腿叫茅厕一泡,发起脓来差点要走他半条命,只得凄风苦雨地在脚店里住下,请郎中来看病。

那店家见他年轻又不把钱当回事,得空便把小唱往他那里引,再加上郎中也爱开人参等昂贵药材,没过多久,柳耀文身上带的钱财不够用,店家便把他从上房里挪到下房。

那下方多是几个人住一间,个个都嫌弃柳耀文一身脓血臭味,店家没法子,又给挪到柴房。

柳耀文在柳府里也是众人哄着宠着长大,哪里受过这罪,这时候才想起来托人给他爹带口信,偏他如今模样太凄惨,一身伤疤不像给人打的,倒像是染上啥脏病,别人见他躲还来不及,谁肯帮他?只好在柴房里抱着断腿苦挨日子罢了。

福建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电话号码
宝鸡看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
南京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惠州好点的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