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众香国第十二章美人是空痴人醉武

2020-01-26 03:47: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众香国 第十二章 美人是空痴人醉武

圆月当空,银河像一把扫帚,气势磅礴地划过夜空,扎进大山的肚子里。

天心亭上,惊鸿照影。

青春的阿瑶,眼睛里浪露的青春之光与明月辉映,闲愁万种。

“大师兄!人家脱了宝蓝背心,你色迷迷的盯着人家不説话;人家脱了银红xiǎo袖袄,你问人家大夜晚的热不?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姑奶奶豁出去了,就不信放不倒你个大头鬼!”

阿瑶转过身子,她一手抚摸着滚烫的脸,一手轻解罗衫,突然两片红云飞上面颊。

墨翟秘术七大招:潜龙勿用,天龙禅音,神龙摆尾,龙跃于渊,龙飞九五,亢龙有悔,群龙无首。都与龙有关。要求每个动作都要表现出龙的神韵,每个手势都要描绘出龙的形态。

这七招,一招比一招强大,一招比一招凶猛,最后人龙合一,人就是龙,龙就是人。

龙的眼、耳、鼻、舌、口五官;龙的心、肝、脾、肺、肾五脏;龙的筋、脉、肉、鳞、骨五形都与人体构造不同,每一招挥洒的刹那,都要求人体如同变形金钢一般发生非人的转化,人龙共振共鸣。

这已经不是武道秘籍,而是神变境的法相变化之术

武道炼肉身,炼气修元神,神变聚法相。

纯阳道人吕洞宾就説过:“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但修祖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

性就是元神,命就是肉身,性命双修,超凡入圣,踏入神变就修法相。

法相,就是法天象地,以自念为神,丹海结神胎。

神胎成,逆天夺命,打破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天道残缺,向天夺命八百年。

神变修士一般以自身形象刻画法相神胎的面目,与有些修真世界高手的元婴有些相似,但更加远心空绝。

但也有一些修士为追求强大的力量和特异的功能,以龙凤、鲲鹏、梼杌、螭吻、鹰蛇、夔牛等蛮荒异种刻画法相神胎的面目。

赵朴斋心中念头纷飞:“潜龙勿用,中央不空,风起云涌,百兽震惶。怎么才能将天龙骁腾的气势展现出来呢?”

龙身?龙筋?龙骨?龙肉?龙鳞?龙脉?龙血?

龙精?龙气?龙神、龙韵?龙吟?龙腾?龙蟠?

赵朴斋脚步不停不八的站在天心亭上,可谓忧思不寐,心不在焉,视而不听,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眼睛虽然盯着阿瑶的倩影,但此时那里顾及得上儿女之情。

朦胧月光下,油黑发亮的青丝漫过阿瑶那纤细柔软富有弹性的腰肢,垂在她生气蓬勃的屁股上,就见她轻解罗衫,猛然扭过身来。

赵朴斋绝逼的看到月光下雪白的馒头山上一圈圈红晕水波般荡漾,红晕上一对颤颤微微的头颅似乎在跳跃着窃窃私语,细密的汗珠在它们之间的峽谷里汇成了涓涓的xiǎo溪。

“上天垂象!”

“神啊!”

赵朴斋豁然开朗,就见他的心“咚!咚!咚”的剧烈跳动起来。

“龙心!”

赵朴斋终于抓住了潜龙勿用这一式的核心精髓。

阿瑶“咯咯”的笑着,将罗衫轻掩道:“大师兄,山风好大,你快闭上眼睛。”心道:“姑奶奶大杀招一出,猴急了吧!”

她看着雷打痴般挺立当场的赵朴斋,正要轻移莲步,将勾搭艺术献身精神进行到底,突然停下脚步,露出惊异不定的神情。

只见赵朴斋依然挺立不动,但从他身上,却传来一声声让阿瑶感觉到极其恐惧的心跳声。

这声音开始时隐约可闻,渐而清晰有力,最后竟然如同牛皮大鼓般“咚咚咚”惊震荒野,穿云裂帛,竟然让阿瑶心旌摇动,继而杂念纷飞,心思纯净,一种皈依膜拜的情绪漾上心间。

“xiǎo长老究竟传给了大师兄什么神功秘籍,气息散发开来,居然能影响到我的心境,差diǎn就要姑奶奶盈盈下拜,跪地臣服。”

“大师兄,你这是要用强吗人家已经在勾搭你了,你还施展神功压制人家,太大男子主义了吧!”

过了良久,赵朴斋的心跳声更猛,气息笼罩的范围更大,如同雷声在天上跳跃着翻腾,两只酒红色角雉像两团跳动的火焰从草从深处钻出来,亭下林子静得像地窟,树木全在战栗。一只夜枭在漆黑的林子里回应着赵朴斋的心跳声,跳一下,叫一声。

方圆百丈范围内所有的生灵,连同洞穴中的蛇,都感觉到这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以为春雷惊蛰,纷纷爬出洞穴,扭动着怪异的身体。

赵朴斋不能将意念中天龙骁腾变化的姿态展现出来,但他居然鬼使神差的摒弃了天龙的所有变化,仅仅捕捉龙心的跳动,与自己的身心产生共鸣。

但意念中的龙心居然大如山岳,血管密布交织如同水渠,血流的声音如同飞湍流瀑下石崖。金蛇般扭动的血管中,每一滴血如同铅汞般凝重。

“我的修为不够,甚至无法彻底演化龙心,难道只有等到我的修为到了,才能修炼墨翟秘术?”

赵朴斋了陷入沉思,虽然他距离神变境还有武道开神、烛火境、明月境,大日境四道天堑般的门槛,但为什么在生死一线的情况下,在罗掌主的飞刀下,在母暴龙的掌中乾坤里,他都能鬼使神差运用墨翟秘术逃离生天呢?

他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隐约感到xiǎo腹胞宫内的那个xiǎo人难道是真的?这个xiǎo人拥有魔神般的能力,每当他生命遇到不可抗拒的危险时,总能暴发出诡异强大的力量?

“魔神附体?”

“夺舍重生?”

赵朴斋突然有了强烈的成为炼气士的渴望,只有成为炼气士,紫府开神,他就能内视身体,就能搞清楚胞宫内究竟藏着什么鬼东西。

该死鸟朝上,不该死的老汉活了一年又一年,命非已定,青春热血的赵朴斋瞬间摒弃杂念,心想:“可不可以把龙心的体型缩xiǎo呢?体型缩xiǎo,相应的精气神念的需求就会立即减少。”

想到就做,他立即实验起来。

不要説xiǎoxiǎo的身板与大如山岳的龙心共振共鸣,就是大如房屋也不行。

大如簸箕,还是不行。

……

xiǎoxiǎoxiǎoxiǎoxiǎoxiǎoxiǎo……玲珑如鸽蛋!

这一刻,他的心跳终于和意念中的龙心形成了奇异的共振共鸣,他的身体终于和意念中的龙姿搭上神奇的纽带。

刹那!

赵朴斋感觉自己就是一头藏身天外的神龙,翻舞矫腾,天然一种目空一切的高傲,天然一种居高临下的漠视,似乎又有一种龙不与蛇虫为伍、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远心空绝的神韵。

一股潜龙匆用、龙蟠虎踞、中央不空、俯瞰天地、风起云涌的风姿遗世独立。

只是这xiǎo如鸽蛋的玲珑心,这如同麦芒上火线蛇般大xiǎo的袖珍龙,实在无法与伟岸相生相伴。就见天心亭上的赵朴斋虽然气息强劲悠长,月白色的竹布箭衣猎猎飞扬,胸腔中传出雷鸣般的擂鼓声,但那手舞足蹈,张牙舞爪的样子,给阿瑶的感觉如同发疯一般。

听心跳如纶音,观举止如疯狗。阿瑶哭笑不得观听着赵朴斋种种异象,不知所以然。

“姑奶奶再也不勾引这种傻大个了!”阿瑶恨恨説出声来,掏出两个棉球塞住耳朵,将罗衫扣好,穿上银红xiǎo袖袄套上宝蓝背心。

墨翟秘术第二式,天龙禅音,山河失色。

禅!

一个禅字,一股修成正果,脱离苦海,永登极乐,不死不灭的气息迎面扑来。

赵朴斋沉浸自身与龙心共振共鸣的绝世风姿中,嘴上笑得乐开了花。

阿瑶嘟着肉嘴嘴心道:“听説过见了美女流鼻血的,没见过这种又是打摆子又是傻笑的,这大师兄看来不是没开窍,而是个天生人来疯。”

“糟糕!”

“不会是姑奶奶的大杀招亮瞎了大师兄钛合金的狗眼,狂犬病发了吧!”

完全沉醉在意念中风姿绝世的赵朴斋,正要一鼓作气修炼墨翟秘术第二式天龙禅音时,脑海中突然一片轰然,一股深深的疲惫感再次涌来,比以往任何一次来的都更为凶猛。他感觉自己头痛欲裂,浑身筋酸骨软。

“噗通!”

阿瑶就见赵朴斋推金山倒玉柱般轰然跌倒,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海门市第二人民医院
杭州市萧山区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牛皮癣医院专科哪家好
深圳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治疗宫颈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