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神女的系统人生 射雕英雄传+活佛济公(二)

2020-01-16 22:51: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女的系统人生 射雕英雄传+活佛济公(二)

第二天华山顶上,围满了前来观看顶级高手比武的江湖中人,宁珂一大早就拉着黄药师一起过来了,没过一会儿,众人便看见从远处踏空而来的华服男子,宁珂朝来人看去,只见那人约摸四十岁不到,一身月白色华服,头发用一根玉簪束起,宁珂只觉此人一身的雍容华贵和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心想这人应该就是大理段智兴,好像他还是段誉的后代呢!

“药兄别来无恙?”段智兴一眼就看到了黄药师,便走过来打招呼,宁珂不禁撇了撇嘴,这些江湖中人真作,明明年纪比对方还大,居然还称呼对方为“兄”,虽然知道这只是礼节,不过宁珂还是颇为不屑。

俩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宁珂没有去搭话,不仅是因为她没有兴趣跟人客套,而是又有两个人过来了。

其中一个是洪七公,另一个手持蛇杖,一袭白衣,一看就知道是欧阳锋。

几个人很快站在一起客套了起来,宁珂本想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可有人偏不让她如愿,只见洪七公走到宁珂身边热情道:“林朝英姑娘也来了,昨天多谢款待了。”宁珂知道他说的是昨晚上的事,微微一笑说道:“洪帮主太客气了。”

众人闻言也被宁珂吸引了过来,见此女子一袭白衣,容貌绝色,却有些清冷,犹如谪仙一般遗世独立,欧阳锋正要说话,段智兴来了一句:“王掌教到了。”众人闻言都朝来人看去。

来人身材甚高,腰悬长剑,风姿飒爽,看起来英气勃勃,一袭灰色道士服穿在他的身上看起来飘逸绝伦,宁珂见到这人并无半点反应,淡淡地瞟了他一眼就看向别处了。

“王掌教,就属你来得最晚了,华山论剑可是你提出的,可结果你却是来得最晚的。”欧阳锋不无调侃道。

“刚刚处理了一些教中事务,故而来晚,各位请见谅。”王重阳微微一笑说道。

“嘿嘿,王掌教,看看那边谁来了?”欧阳锋丝毫不嫌事大地朝宁珂那边示意了一下,王重阳一看不由愣在那里。

“朝英,你怎么来了?”王重阳向林朝英走过去,有些惊讶地问道。

宁珂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声音十分清冷:“我来这里自然是参加华山论剑的,怎么?我不能来吗?”

“朝英,你这是何苦呢,我们俩……”王重阳正说着,宁珂冷冷地打断道:“王重阳,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来这里可不是找你的,我刚说了,我是来参加华山论剑的。”

“行了,既然王掌教已经来了,那比武可以开始了吧?”王重阳还想说些什么,黄药师突然出声打断道。

宁珂闻言便朝众人走了过去,王重阳见状颇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便也走向了众人。

比武很快就开始了,之前宁珂还有点担心这些人的武功境界到底如何,不过现在一展露出来宁珂就放心了,除了王重阳快要达到后天巅峰之外,其他人现在不过刚达先天后期,而自己早已经是先天后期巅峰快要进入入虚境界了,虽然这几人都是当今武林的顶尖高手,不过宁珂还是很有信心能打败这五人。

用天山派的武功花了三天时间将其他四人全都打败之后,场上就只剩下王重阳一人,王重阳有些惊讶宁珂的武功居然会如此厉害,而且似乎和**完全不一样,王重阳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就在刚才看到了宁珂嘴角的一抹冷笑,便有种不祥的预感。

见场上只剩王重阳一人,宁珂冷冷一笑,随即招式开始凌厉起来,比之前对付其他四人的招式更为精妙,却十分诡异狠毒,几乎招招都要置王重阳于死地,在场的人除了惊讶林朝英的武功如此之精妙之外,更是对其招式的狠毒不寒而栗。

王重阳越打越心惊,此时他哪还有之前飘逸绝伦的风姿,身上被抓了十几道伤口,显得十分狼狈不堪,王重阳有些不明白林朝英到底学的是什么武功,竟然会如此精妙,让他完全措手不及,而且最让王重阳难以接受的是如今的林朝英看到她一脸冰冷,而且几乎不拿正眼看他,这让他的内心深处又有些不快,而王重阳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心中会如此不快。

突然,宁珂的身边因为内力的运行卷起飓风,身法和招式在风中愈加诡异,围观的江湖中人看了都有点不寒而栗,接着,众人便只看见王重阳被这股飓风给包围在里面,却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没过一会儿,众人便看见一个满身是血的身影飞了出来,倒在了地上,而那股飓风则慢慢地变小,直至众人看到林朝英的身影出来,顿时觉得不寒而栗。

此时的她一张脸看起来十分诡异,原来如谪仙般绝美脱俗的脸此时竟然显得如此邪魅,十指指甲长得吓人,在月色下泛着森白的寒光,让人不敢与之靠近。

“王重阳,你输了。”宁珂居高临下看着躺在地上身受重伤的王重阳,冰冷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中而来,毫无温度,更无半分怜悯。

“放肆,居然对掌教下如此重手……啊——”突然从旁边跑出来四个小道士拿剑指着宁珂,话还没说完,便被宁珂一掌全都击飞了,宁珂面无表情道:“最讨厌别人拿剑指着我了。”

“住手……”王重阳抬头看向宁珂,叹了口气道:“你赢了,我告诉你九阴真经在哪,你自己去取……”

王重阳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听着。

“那倒不用,九阴真经我不感兴趣。”宁珂冷冷道,这句话说完一群想得到九阴真经的江湖中人不由在心里暗骂,不过没人敢骂出声来,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成王重阳现在这幅惨样了。

“我感兴趣的只有怎样才能让你败得毫无颜面。”宁珂冷冷一笑说道,随即转身对黄药师说道:“黄兄,我得先离开一阵子,过段时间我去你桃花岛找你,告辞。”

黄药师闻言点点头,笑道:“我随时都在桃花岛恭候。”宁珂闻言一笑,脸上的邪魅也瞬间褪去了,转身施展凌波微步离去,而身后,段智兴则是一脸疑惑道:“我怎么感觉她的轻功看起来那么眼熟呢……”

至此一战之后,林朝英便是江湖上公认的天下第一,而其他人也因此成为“五绝”,和林朝英并列“六绝”,至于王重阳和林朝英,华山论剑之后就不知所踪,江湖上对此众说纷纭。

而宁珂,自从巅峰一战之后感觉到自己功力就要突破了,便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专心突破,过了差不多七天的时间,小六子的声音终于响起:“恭喜宿主成功突破到入虚境界,恭喜宿主完成隐藏任务改变林朝英的命运,奖励积分和玄元诀第二层。”

话音刚落,宁珂的脑海里又多出了一部修炼功法,并且身上又是一股磅礴的真气涌入,宁珂连忙打坐运气,就这样又是不吃不喝地修炼了半个多月,宁珂总算把玄元诀第二层融会贯通了,而自己的修真境界似乎也提高了,果然此时脑海里传来小六子的声音:“宿主宁珂,年龄:17,性别:女,体质:75,身体状况:优秀,技能:透视,过目不忘,武技:葵花宝典、北冥神功、九阴真经、天山折梅手、凌波微步、拈花指、佛山无影脚,修炼功法:玄元诀第一、二层,武器:火神鞭,暗器:生死符,宠物:九尾天狐,境界:入虚境、元婴期。

宁珂睁开眼睛,只感觉心境似乎又提高了不少,身体也愈加轻盈,对于天地的一切好像有了重新的感悟,而且此时宁珂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内视了,她能感觉到在自己的丹田中,有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小人正盘腿打坐着,心想这应该就是自己的元婴了。

而元婴期的修真者则是可以瞬息千里,只要自己意念一动,任何地方便可在眨眼间到达,这也是宁珂目前最为满意的。

“……你们听说了吗?西湖灵隐寺出了一位活佛圣僧,锄强扶弱,有求必应……”走在街上的宁珂听到一群人正在议论纷纷,不禁觉得好笑,怎么听他们说的那么像济公呢!

“……听说那个活佛法号道济,人称疯济癫……”又有一人说道。

“……”怎么回事?这不是金庸世界吗?怎么会出现神话情节?宁珂一听十分震惊,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呢!不行,她得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意念一动,宁珂立刻化作一道流光来到了杭州。

宁珂很快便来到了灵隐寺的门口,突然看见灵隐寺门口,一个约摸十**岁脸遮了半边的姑娘正将一束花放在一个石像前,然后虔诚地拜了一拜就朝着宁珂这边走了过来,微风扬起她的头发,宁珂惊讶地发现她被头发遮住的半边脸居然有块难看的伤疤。

见那姑娘进了灵隐寺,宁珂有些好奇地走到那个石像前,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看起来好像是神话中的赑屃,好像也是龙之子,宁珂心想,能立在灵隐寺门口的肯定不简单,为了表示友好,宁珂从脖子上摘下自己华山论剑之前在路上刻的一块龙形玉佩套在赑屃脖子上,微微一笑说道:“我呢,第一次来这,是来拜见圣僧的,能遇见你也算有缘,既然你是龙之子,那我就将这块我亲手刻的龙形玉佩送给你,希望你能喜欢,告辞。”

说完,宁珂朝着石像微微欠了欠身便向灵隐寺里走去。

宁珂刚走,那座赑屃石像立刻身上发出一道金光,脖子上的玉佩立马消失不见,而金光中,出来一个身着锦衣华服的俊朗青年,脖子上还戴着一块龙形玉佩,那青年看向灵隐寺门口,手里握着那块龙形玉佩,心中却是莫名地涌起一片波澜。

宁珂走到里面,迎面撞上一个小和尚,那小和尚一看是名女子,还是个绝美的女子,连忙退后两步双手合一说道:“阿弥陀佛,施主是进来上香的吗?”

宁珂闻言不禁笑了笑说道:“进寺不上香那做什么?问一下,你们道济师叔在吗?”宁珂想了想道济在寺里的辈分,便直接问道。

“这位女施主认识我们道济师叔?”那小和尚闻言惊讶地问了一句。

“没有,只是久仰大名,还无缘亲眼见过圣僧,这次过来除了上香就是想拜见这位传说中的圣僧。”宁珂解释道。

小和尚闻言一脸恍然道:“哦……可惜了,道济师叔不在寺里。”

“……好吧。”宁珂有些无语地扯了扯嘴角,心想这小和尚真是讨厌,不在直说啊,还说了那么多废话。

“那女施主还进寺上香吗?”那小和尚问道。

“……当然。”宁珂说着就进去了,身后听到那小和尚的声音:“哎呀,毕夫人,毕公子,有失远迎啊……”宁珂听了那小和尚说话的口气,越来越觉得那小和尚似乎有点熟悉,好像是叫什么必清吧?

宁珂心想大概就是了,她记得去年电视台放过一部雷剧,叫做活佛济公,还是hk人演的,不过她没怎么看,只知道这部剧是很无厘头搞笑的。

在大殿里进完香之后,宁珂随手给了两块金子,直把看功德箱的小和尚给看傻了,一旁的一个胖和尚见宁珂如此慷慨大方,眼前一亮,立刻满脸堆笑地走上前去双手合一道:“多谢施主慷慨解囊,后院饭堂还提供素斋,施主可上后院用完素斋再走。”

“好。”宁珂点点头,看了眼眼前这个身穿黄色僧衣的胖和尚,心想这大概就是广亮了,这时,广亮对着刚走进来的必清说道:“必清,将这位女施主领去后院饭堂用素斋。”一边说着一边挤眉弄眼示意。

必清见状立刻反应过来,连忙道了声“好”,随后看向宁珂,不由一愣,竟然是刚刚在门口撞到自己的那位女施主,连忙说道:“女施主,这边请。”于是宁珂跟着必清离开了大殿。

“娘,那位姑娘好漂亮啊……”刚进大殿的一个半边脸长了个大胎记的男子指着宁珂离去的方向连忙拉着身边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说道。

“看到了看到了……”那个中年妇女说着转身问广亮,说道:“大师,刚刚走出去的那位姑娘是哪家小姐啊?”

广亮闻言摇摇头说道:“贫僧从未见过,应该不是本地的。”……

“这后院就是饭堂和各位师叔师兄弟们的禅房了,”说着,必清转头看向宁珂说道:“还不知道施主贵姓呢!”

宁珂闻言笑了笑说道:“在下林朝英。”

“你就是那个武功天下第一的林朝英?”必清闻言立马反应过来惊道,还没等宁珂说话,必清一脸仰慕地看着宁珂说道:“终于让我见到天下第一的林朝英女侠了,怎么办,好激动……”说着,必清居然围着宁珂开始转圈了。

宁珂有些无语地一把拉住他,说道:“必清小师傅,你够了。”

“哦哦,不好意思,阿弥陀佛,我只是太激动了……”必清闻言立马恢复正常,双手合一道。宁珂突然发现,这个必清小和尚真的是跑来搞siao的。

“这位施主,也是来后院饭堂用素斋的吗?”必清突然朝着宁珂的身后说道。

“是的。”身后一个好听的男声传来,宁珂闻声转身向后看去,只见一个锦衣华服的俊朗青年正看向她,宁珂转过身正好对上他的目光,于是立马收回目光朝他微微欠身算是跟他打过招呼。

“那俩位施主一起随我来吧。”必清闻言说道,转身正要走,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站着一华衣女子,脸上蒙着鹅黄色面纱,头上插着各种发饰显得花枝招展的,必清走上前去问道:“庄姑娘,你站在这里干嘛……”

那个女施主并没有理他,而是越过必清,直接来到那个华服公子的面前说道:“公子,你是来找我的吗?”说着,仅露出来的一双眼睛拼命地眨眼放电。

宁珂见状赶紧转过身憋住笑,那个必清则是说道:“庄姑娘,刚刚你的声音怎么跟刚才不一样啊,刚刚那个……破锣嗓子呢……”

“很有磁性对不对?人家的声音是因人而异的,”说着,那个庄姑娘又转而看向那个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华服公子娇柔地说道:“公子,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是来找我的对吧?”

“姑娘,我不是来找你的,我……”那个华服公子说着看向庄姑娘身后正憋着笑的宁珂,而这时那个庄姑娘则是娇羞道:“怎么会呢?难道公子就不想看看我面纱下美丽的容颜?”说话间,又是拼命地冲着华服公子拼命地抛着媚眼。

“对啊,庄姑娘,你为什么一直蒙着个面纱呢?”一旁的必清闻言好奇道。

庄姑娘闻言不屑道:“我们是有钱人嘛,富家小姐的脸怎么可以随便给人看呢?”必清闻言恍然地点点头,“除非……我遇到了中意的人……”庄姑娘说着面含娇羞地看向华服公子,随即转过身揭开面纱,慢慢转过头面向华服公子和必清,顿时宁珂只听到两声尖叫,然后华服公子和必清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剩下那个庄姑娘气急败坏道:“这两个人太没有眼光了,难道不知道本姑娘的容貌是可以沉什么鱼羞什么花的吗?”

“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吧!”一旁久未吭声的宁珂笑道,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自恋有自信的人,顿时甘拜下风。

那个庄姑娘闻言朝宁珂看了一眼,恍然道:“对对对,这话的意思好像是说鱼儿和鸟儿见了我的样子都得撞墙而死……不好,难道他们两个撞墙去了……等等,羞花?”那个庄姑娘说着便向路边的花看去,结果那鲜花立马就闭上了。

那个庄姑娘见花儿闭上了,颇为得意地说道:“果然,本小姐的样子想要不红都不行……”宁珂听了实在是受不了了,强忍着笑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于是趁那个庄姑娘不注意,赶紧离开了那里。

北京德胜门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南方医院口碑怎样
蚌埠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广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石家庄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