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青帝第八百四十四章试探中

2020-01-26 14:01: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帝 第八百四十四章 试探(中)

术师传讯的波动散发开去,而对面似也是同样,迅捷的神识命令让两方军队的反应都很快。

又听对面一个将领模样的人喝令一句外域语,可能是鼓动士气的话,而骑兵就齐声高呼,一小队一小队跟上,自发组了成一道巨大锋矢,战马开始从漫步变成小跑,军气弥漫遮蔽着队伍,只见一线赤色的洪流激涌而来。

两千匹战马,八千只铁蹄,践踏大地引起‘轰隆隆,震动越来越明显,速度还是在小跑预热状态,估计最后进入射程的四五百米才会彻底提速,这种震荡也是种威压惊慑,寻常步卒面对骑兵墙一样推进,心理压力多少都是有影响

但这五千人从容结阵,一个个把箭筒放在脚边,正面盯着骑兵的洪流,脸色毫无畏惧……

本来就是精锐,现在又是兵俑,自无所畏惧,一个个默默排列,丝毫不乱,透着幽黑的杀气。

宁远回首一望,对保留着完整神智的他来说,这情况有些心寒,但对于大将来说,又有些心安。

谁不想指挥这样的军队?

宁远知道自己这样的兵俑远胜阴兵,根据家族一些古老记载,应是本域仙道专门培养出来侵略外域的一种战力…

“枪兵在后结阵,弓兵准备法箭,与我集火绞杀这支骑军”他冷冷命令,声音里充满戾气。

让敌人倒霉,自己才有恢复的机会

这时众人在城头上望去,一时诧异,不知什么原因,枪兵列阵在后,中间临时空出走道,随时准备让弓箭手退回――这走道可以理解,敌人弓箭兵虽是道兵,自身佩刀当副武器,但佩刀步战可以,对冲锋而来,挟着数吨冲力,持着长枪的骑兵,无疑的螳臂当车。

“但这样就是多此一举,还不如枪兵在前,弓兵在后,抛射有区别么?又不是弩兵……”

人们议论纷纷,感觉不理解敌方统帅思路,明显看起来不蠢,难道有没有考虑到的地方。

叶青望着敌人这阵势,只是嘴角勾起弯弧……这可是老对手了。

印象里面对最多的就是这种兵海,因普通兵俑智商低下,本能战斗经验保留,复杂的命令理解不了。

没有办法放在枪阵后,根据角度和力度进行预抛射,必须要一定视野,这是一个弱点,一旦有炼气层的强力骑兵快速突破就来不及撤入枪阵保护,直接一败涂地。

外域仙舰带不了战马,纯步军敢以弓箭兵主力,也是防着骑兵这一手,看他们脚边都有特意配备的法箭,这就对炼气层构成威胁了,没有办法轻松突破。

那些长弓几乎一人高,全长一米六七的复合筋角反曲弓,这种要侧身张弓,带着铁扳指才能安全拉开。

在城上远远看去就是一片弓弦海洋,箭矢同样闪烁星光一片,让人心惊胆颤――这可不比破军星符枪,枪的合击就左右几把,箭的攒射就是刺猬。

“这外域人道文明层次虽不高,但战争技术丝毫不差于本域,果都是选择性进化的么……”

叶青望着就想起来,这长度和记忆里著名的英格兰长弓基本一样,这个尺寸长度自己在下土汉时也见过,区别是汉风传统是筋角复合反曲弓,记得后世也有出土实物,相对来说英格兰原产的这种西方古典长弓名声吹得很响,不过是文明添光加成,俗称脸上贴金。

褪去光华来看,所谓英格兰长弓不是筋角复合弓,也不反曲,只是单纯的直拉木弓,比东瀛岛国小短弓优胜的地方就在于够长,其蓄能就逊色很多,根据出土实物及复原品的多次检测,其平均拉力约一百六十磅左右。

更糟糕是当时合格的英格兰长弓手要从小培养到手臂都畸形,搜遍欧洲也没多少,据说只有几千人,而汉风古代军中的列装复合弓规格,几乎全都达到了这个拉力标准,列装数目更以十万计,真的古典全面战争起来就是完爆――战争技术都大规模杀戮才能登峰造极,无论古代还是现代,无论什么世界。

现在外域的战争军团开到这里,在叶青看来,如下土同样加长版的筋角复合反曲弓,更蓄势危险至极。

叶青看着眯起眼睛,从来是自己以箭阵压制敌人,现随着外域地面集团兵种进入,本方也要面对同样的考验了,一年来全力扩张火灵蒸汽机,很大一方面就是为此战备。

他一时没有出声召回张方彪,因骑兵去势已不好贸然中止了,而且也想看看己军应对的综合表现,万一有事真人团也可以随时救场。

而且……不知是否错觉,叶青感觉到有目光在南面聚焦自己身上,不禁暗想:“是弘武舰的主炮?”

“它恢复多少了?或说里面的外域仙人,选择先恢复哪个系统,是武器还是动力?”

女娲不动声色,立在了他的面前,敌人的锁定被隔离了。

“别看那边,装着不知道……我感觉到仙园,它随时可以借此隔空出手。”她嗓音有点喑哑。

叶青回首看了看这少女,青衫翩然,眉目如画,又有着强大气场,立在城上一尊雕像一样一动不动,看不清她是什么神情,就似一尊女武神。

女娲没有在意他的打量,只俯视城下的上万人的大战场,在她眼中,此刻这场城下之战,不过是双方试探一盘棋局。

就在这时,骑兵一齐呐喊,竖起旗帜,向前冲锋。

“待我号令再开火”由于兵俑,就算是这些骑兵一冲锋,铺天盖地迎面而来,兵俑都不动容。

一里,五百米,几千骑兵猛抽一鞭,加快马步,蹄声如雷,铁流一样滚滚奔来,天地间只闻一片的蹄声作响。

连敌人嗜血的神情看得更清楚,杀气盎然,十分可憎。

“他们在加速,是知道我们的射程?”宁远思忖着,无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目光就是一凝:“射”

寻常道兵稳定瞄准射速是十秒一箭,急速射可达五秒到三秒,不过精准度堪忧,只能大规模箭阵抛射使用,又合适了。

“上弦――”命令的波动在瞬间传遍各处。

“吱”一片拉弦声响动,寒冬里的北风气息重临这片春土。

“射”下一个瞬间,扑簌簌的箭雨在半空升起黑云一片,因攀升得极高,在骑兵这面仰望上去,这些箭矢看起来几乎停顿一个瞬间,旋即疾落下去,重力牵引下飞快加速……

“散开队形防箭队形”校尉早已在骑队中喊着,自己低下头,让最坚硬的钢质尖顶头盔斜对着来箭方向。

这些数以千计重型箭矢构成的乌云,箭头都带着各色法光,交织成杀戮风暴。

“军气加持,以纸为甲”

张方彪喝令一声,他立刻启动了命令。

“轰”只能维持十几秒时间的法术的光辉在骑军胸甲上闪过,隐隐又在上面套个黄金盔甲。

张方彪在鞍上侧翻,保持正面朝着箭雨,长枪不时拨着袭向战马箭矢,对他们的经验来说,在术师防护加持后,法箭直接射中都未必死,坠马未必会死,停下来陷入敌阵才是倒霉。

虽说这样,箭雨落下,不断有人或马跌倒在地,人叫马嘶,一片混乱。

其中一个,头颅正巧射穿,披着重甲的尸身策于马匹上,脖子喷泉一样射出大股大股的血花。

又有一个战马中箭,嘶鸣一声,将背上骑骑甩出好几米远。

骑兵还没站起,就被身后马匹撞到,被滚滚骑军踏成肉泥,骑兵冲阵。最怕的就是摔落马下,按照军规,这时后面战友,绝不允许手下留情,直接就冲撞上去,踏成肉泥。

观看成果的宁远,面对这滚滚而来的骑兵,不由皱眉。

“中箭不乱,敌军堪称精锐,术师也不少……”宁远,见着,命令:“继续射,看他们有多少法力可耗。”

城上城下,两方人都神色凝重,数着前几波箭雨中有多少个骑兵坠马,以此估量着敌人实力。

叶青立在女娲身后,对战场上却只扫了眼,神色不改,对马超说:“敌人这弓不错,不逊色于州府缴获的弓弩,回头多缴获些。”

“是”

众将口上应着,大多数心思还在战场上,正等着厮杀一通,谁还想着回首的事情……不过无形中,都带着思路,觉得主公看出来是必胜。

只有黄忠等几个弓道宿将,才眼睛一亮,为此点头:“不输于汉土之弓,可惜没看见外域的制弩。”

“主公,后方主力位置,江晨和关羽二位将军的进程。”纪才竹快步过来,呈上讯文。

叶青停下交谈扫了一眼,估算着过片刻就能会师金沙车站,也不急着过去,笑着:“外域制弩不错,但他们那里穷山恶水人命比器物更贱,所以不擅长重弩,觉得不值,还不如多招几个弓手,而且道兵矜持自身实力不容易疲倦,也更喜欢速度快的弓……”

在场众人都听得一阵无语,就算不懂军事也能感觉到一种赤裸裸寒意,这种穷山恶水发展起来的攻击文明,对于农耕王朝下的族群来说都是本能反感。

诸葛亮叹了口气:“类似来说,我们在下土竭力对异族封锁技术,就是最要避免的周边胡族坐大,现在外域这种简直是匈奴的技术加强版,或说农耕文明的邪道……”

鸡西市梨树区医院预约挂号
濮阳市眼科医院
郴州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宿迁著名白癜风医院
甘肃妇科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