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最强战帝第621章冲击王武镜

2020-01-26 10:48: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强战帝 第621章 冲击王武镜!

高空之上,白衣胜雪的水轻舞翩然飞至,身后一对长长的光翼微微扇动,轻盈的落到了沈浪屋子跟前。

突然……

一阵黑雾从门前凭空席卷而出,仿佛燃烧着的黑色火焰一般,在她跟前形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

如同巨人一般的端木邪缓缓从地底升起,尸气如怒涛一般翻滚汹涌,让得水轻舞骇然后退了数步才停了下来。

端木邪嘴角一咧,一口黑气随即吐出傲然説道:“轻舞小姐,很抱歉,大人修炼到了关键时刻,我奉命在此守卫,任何人都不能在这个时候打扰他。”

端木邪虽然是僵尸,对于男女之间的弯弯道道还是能够看得出来一diǎn,所以对水轻舞还算客气。

换了其他人过来,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僵皇可不是浪得虚名啊。

水轻舞秋水为神玉为骨,似从诗歌画境中走出来一般,缓缓上前两步。

她抬头看了看气势强大如山岳的端木邪,秀眉微蹙问道:“修炼到了关键时刻?还要多久?”

端木邪歪着脑袋想了想:“不知道。”

“你……”水轻舞一阵无语,皱着眉头开始在屋外来回踱步。

苍霞山上的选2↓,..拔赛已经如火如荼的进行。

但是所有人的注意力,却都已经放在了独孤战歌和沈浪的那一战之上。

这两人的一战,虽然还未开始,但是风头已经改过了这选拔大赛。

连逆天魔域一群魔道宗门的加入,这种难以想象的事情,在他们两人面前都显得无足轻重,吸引不了什么人注意了。

水轻舞在知道了独孤战歌的背景和战力之后,惊骇万分,最终放心不下,还是跟沈沫然打了个招呼,然后匆匆赶了回来。

目的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説服沈浪放弃和独孤战歌的一战。

并不是她对沈浪没有信心,实在是那独孤战歌实在太过强大。

水轻舞当然相信沈浪以后能够轻易胜过独孤战歌,但是绝对不是现在……

绝对不是在玄武境的时候做这种事情!

来回走动了一会,水轻舞抬起头来説道:“僵皇大人,如果有人威胁到了小浪,你会怎么做?”

端木邪那死气弥漫的眼珠微微一转,瓮声瓮气説了一个字:“杀!”

强横无匹的杀气凝若实质,猛然间从端木邪身上发出!

驱除了体内天清派刀气之后的端木邪,不但旧伤痊愈,而且在沈浪的指diǎn之下,修为蹭蹭蹭的往上攀升。

虽然时间过去不多,但是此时已经恢复到了皇武境六重天巅峰状态。

这一声“杀”字刚一出口,一股杀气直冲霄汉!

玄道宗驻地上空顿时黑云密布,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从那黑云上压了下来,让得水轻舞面色大变!

“好,很好!”水轻舞嘴角一翘笑了起来。

楚倾城説的话虽然有diǎn无耻,但是大家心底下其实都还是认可的。

你独孤战歌不要脸,以王武镜修为来挑战玄武境,我为什么不可以让皇武境的端木邪“挑战挑战”你?

大家出来混,要讲究个公平嘛。

哦,你不要公平,那更简单,直接让端木邪踩死你好了。

在楚倾城看来,这事情完全没有其他人想象的那么复杂难搞。

他跟沈浪都是不喜欢按照常理出牌的人,绝对不可能被人欺上门来了还要讲究什么规矩,讲究什么脸面。

比如三皇子的事情,若不是因为三皇子牵扯甚多,还不到杀他的时候,楚倾城哪里还会让他活到现在?

就算沈浪不出手,楚倾城也一早就偷偷的将其干掉了。

正是因为楚倾城的意思,水轻舞才问了刚刚这么一句话。

如今水轻舞看到了僵皇像个门童似的忠心耿耿护卫在这里,心里已经有了底,也便没有那么担心了。

“关于独孤战歌的事情……”

水轻舞抬起头来刚説了半句话,却硬生生打住了。

只见沈浪所在的屋子上空,突然之间就出现了无数肉眼可见的绚烂灵光。

光光diǎndiǎn,云蒸霞蔚,瑞彩蒸腾!

这五彩纷呈的灵光或明或暗,七彩照耀,各种祥华缭绕其中,不断流转。

每一颗光diǎn,都蕴含着精纯之极的天地灵气。

灵光灿灿,如同火山喷发一般不断朝着高空升腾,直到冲上了数百丈的高空之后,才朝着四面八方洒落了下来,弥漫了周围的空间。

沐浴在其中的水轻舞只感觉通体舒泰,可以感应到充沛的灵气正透过了她的毛孔不断的钻入了她的体内。

竟然是比她平时修炼的时候效果还要强得多!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轻舞明眸流转之处,入目处尽是diǎndiǎn灵光,无边无涯。

而因为这奇异的灵光出现,苍霞山那边刚刚才开始的对决,也是完全中断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帝都这边……

以沈浪屋子为中心,方圆两百里的区域完全都被这光光diǎndiǎn覆盖,那光光diǎndiǎn仿佛是飘雪一般,洒落下来,无穷无尽。

帝都内所有人都走出了屋子看着天空,啧啧称奇。

而苍霞山那边,一群王武镜和皇武境的老家伙越看越是吃惊……

“沈浪是在冲击王武镜,他竟然在帝都里面冲击王武镜!他就不怕凝聚丹婴所带来的劫雷把整个帝都都给毁掉吗?或者説他自信到了根本无惧劫雷的地步了?”

苍霞山演武场上,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因为这奇景而寂静下来的演武场,轰然一声,炸开了锅……

“有没有搞错,不是説沈浪是玄武境六重天修为吗?这才半个月不到,他就在冲击王武镜了?”

“太夸张了,半个月的时间突破到玄武境七重天那都是非常强悍了,他竟然冲击王武镜……等等,这不对劲啊,难道説就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面,他已经连升三级,冲到了玄武境九重天了?这怎么可能!”

“哼,你们不要把他説得跟个万年难遇的天才似的!现在这个时候冲击王武镜,明显是被独孤战歌吓怕了,不得不冒险冲击!否则他如何应对独孤战歌?”

“对啊,不早不晚刚好在这个时候……不会是之前听到了独孤战歌的事情,吓坏了,所以拼了命的想要突破修为吧?”

“嘿嘿,别説他这么匆忙之下去尝试突破了,就算真的走了狗屎运突破了,那又有什么用?刚刚突破王武镜的话,连力量都拿捏不准,力量有待熟悉,修为还有待巩固,以这种状况去应对独孤战歌,那不是找死么?”

“不用看了,开什么玩笑,短短半个月从玄武境六重天到王武镜?老子听都没听説过有这样的天才!”

“这家伙真是疯狂,人家冲击王武镜都要准备好几年的时间,然后选择僻静无人的地方,他倒好,竟然选在帝都!到时候劫雷轰下来他承受不住,他自己挂了不要紧,还要连累帝都的人么?”

“那倒未必,有僵皇端木邪护着,不应该有事才对的……但是确实太张狂了一diǎn!”

就在人们议论的声音中,虚空之上雪诗音的身影突然显现,只是随意一踏步,瞬间已经出现在了沈浪屋子跟前。

刚刚还被水轻舞当作忠诚护卫的端木邪,白眼珠滚动了两下,非常丢脸的往旁边走了几步,蹲到大树底下画圈圈去了。

水轻舞扁扁嘴,连翻白眼,暗道这僵尸就是僵尸,果然不不能当作人来看待……太不靠谱了!

但是这实在是怪不得端木邪,雪诗音和沈浪的事情他就算是木头,也能看出来一diǎndiǎn了。

更重要的是,人家是真真切切的准帝武镜,捏死他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不让开,难道等着挨揍么?

苍霞山和帝都中关注这边的人们,顿时成片的开始倒吸冷气……沈浪这厮冲击王武镜,竟然引动了准帝武镜么?

之前传言雪家的准帝武镜强者雪诗音对他非常照顾,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准帝武镜竟然给他护驾来了?

这面子……还真他娘的大啊!

许多人偷偷的瞧向了独孤战歌。

先前独孤战歌説过好几次要杀掉沈浪,而且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

但是有僵皇和准帝武镜的强者在,哪怕他是从隐秘世家出来的,恐怕也不敢这么做的吧?

这场戏,还真是越来越精彩了啊!

这时候,雪诗音眼眸微微一动,目光落到了水轻舞的身上。

她淡漠的説道:“有我在此,他不会有事的,你先回去吧。”

水轻舞一愣,张了张嘴欲言又止道:“哦,好的。”

説着,她身后一对翅膀伸展开来,身形腾空而起,转瞬间就消失在了远方。

见水轻舞明明心不甘情不愿,却依然答应得如此之快,雪诗音忍不住愣了一愣,目光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好一会才收了回来。

“这女孩子仙姿玉色,一貌倾城,却又兰心蕙质,冰雪聪明,和他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

心头叹息了一声,雪诗音身形一动,身影一分为四。

四道身影分立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布置出来了禁制,牢牢守住了沈浪所住的屋子。

“啵!”

就在这一刻,传来了一声轻响,一道神曦从那石屋中冲天而起。

若隐若现的一个巨大光影出现在了石屋的上空。

那光影缓缓颤动,不一会就凝聚出来了沈浪一模一样的虚影。

只不过这虚影呈半透明状,高有十多丈的样子,如同一个巨人一般!

一股荒古气息,从沈浪这虚影身上弥散而出。

长发飘舞间,十座元府的虚影猛然浮现,绕着这巨人一般的沈浪急剧转动了起来。

黑白二气如同两条神龙一般,在他丹田处不断转动,如同宇宙星空在经历着造化变迁,浩瀚莫测的灵力不断喷涌而出,让得这虚影越来越凝实!

飓风狂飙,飞沙走石!

帝都上空风云变色……

北京北城医院主治医生
长春银屑病治疗在那家
白癜风专科医院长沙哪家好
江门专门治男科医院
大同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