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能斗 第514章 生林遭遇

2020-01-16 20:20: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能斗 第514章 生林遭遇

;这通天冰柱巨大到宏伟,其边缘圆润随着高度而均匀递减,顶端更是足够窜入云雾中掩蔽起来,蒋自息觉得恐怕这是他除了文山之外见过的最高之景了…

而且这冰柱晶莹剔透得非纯粹两字可以形容,全凭后方的事物通过它映射后显得稍稍有些扭曲,否则与其相隔五里的蒋自息还不一定能够看清其状,可想而知若是再远一些的话恐怕便连看都看不见了。

此时冰柱的位置正好隔在了蒋自息两人与日阳之间,阳光透过它宽大的圈径折射出一片多彩斑斓,给予人一种莫名的温暖错觉,但那也只是错觉而已,因为它…寒气逼人!

随着冰柱的拔起,蒋自息只觉一股冷风持续吹过,然后周围的温度便开始缓缓降低…

若仅是寻常降温的话对于蒋自息能侠的身体根本不算什么,可过了片刻他便发觉了不对劲之处,为何这降温的势似乎没有个头?

“哈秋!”终于忍不住的蒋自息打了个喷嚏,唾沫星子离体便立即化为了冰粒,要知道能令他打喷嚏的温度可绝对够低!

随后那冷风越刮越猛,甚至其中开始捎带上了些许不知从哪里来的细小冰雹,冷得蒋自息直哆嗦,赶紧用异能放出火焰取暖。

尽是这家伙搞出来的好事…蒋自息微微挪了两步使得自己更加靠近刚刚升起的火堆,用满是埋怨的眼神盯着白冶,只见此时的白冶正站在一颗大石之前…

那大石足够两人高矮,形如三角粽状底宽端尖,隐隐给人一种沉稳之感,整颗粽石被一条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却又因材质奇特而完好无损的沧桑麻绳所绑。这麻绳足有成人臂粗,由顶至底的竖着捆绑了粽石一圈,而正是以此绳为界,粽石左右两半被分为了红蓝之色,这两种颜色令粽石在这生机盎然的绿林之中显得极为醒目与诡异。

其实无论换成谁人遇到此等怪事,面对这奇怪的粽石恐怕都不会轻易触碰甚至靠近,可偏偏白冶就碰了!而且是毫不犹豫的甩起巴掌就拍在了那蓝色的一面之上!

然后那五里之外便立即声势浩大的拔起通天冰柱,蒋自息不用思考都知道这必定与白冶的行为有关!

自己怎么偏偏就与白冶这家伙分到了一起?想想蒋自息便有泪流满面的**,但他终究还是没有流泪,因为太冷了,根本流不出来!

“该不会…直接冻死在这里吧,那可就是…笑话了…”蒋自息哆嗦着双唇自言自语起来,他觉得很是冤枉,莫非他什么都还没做,居然就落得了这么一个下场?

不过蒋自息忽然又觉得有些幸运,他这里距离五里都如此了,若是在那冰柱附近的人此时岂不是已经化为了冰雕?

然而蒋自息所想的白冶自然不知道,或许蒋自息觉得入墓之后确实没做过什么,可他白冶却是着实为大家干了不少好事,壮举、伟业这些都不足以形容,正如此时…

“你干嘛呢,一副寒碜模样。”站在粽石跟前的白冶似乎并不受那低温的影响,只听疑问了蒋自息一句后又重新转回了身,再次望着那粽石道“这玩意摆的位置有点嚣张呐,到底是干嘛用的?”

人类最原始的求知**在这一刻涌入心田,只见言毕后白冶满脸纯真疑惑的举起了手,似是想要再去摆弄那粽石…

这荒郊野林中的一颗大石到底怎么摆放叫嚣张又或是怎么摆才不嚣张,蒋自息不懂,可如今这粽石的作用真是再明显不过了,白冶这还不明白他就不能忍了!

不过能不能忍并不重要,蒋自息觉得当务之急乃是阻止白冶继续闯祸,要知道其实这附近也肯定有与他们行进进度相仿的能修,若是碰到哪个运气不好的可就要白白闹出无辜人命了!

“别……!”所以即便冷得行动迟缓,蒋自息还是在第一时间出言阻拦,只可惜来不及了,他只道出了一个字…

“叩叩!”

白冶屈起两指在红色那面敲了两下,然后开始瘪着嘴上下打量那奇怪的粽石。

“额噗…”蒋自息顿时只觉气血攻心,咽中不顺猛的喷了一口,也不知是血是唾液,因为他并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个…

“轰!!!”“轰!!!”

仿佛是在响应蒋自息的气结,两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与此同时他便看到原先那冰柱所矗立的地方喷出两条冲天火柱!

全身的寒冷瞬间被彻底驱散,蒋自息只觉暖意加身,只是很快又变为了燥热!

高温的红光映亮了蒋自息的脸庞,这股相隔甚远的火威令他深深感到了无力,这种威势别说是他自己,蒋自息知道就连那身为三星纯火的能虎强者方寸都绝对发不出来!

期间蒋自息还看到真的有个倒霉的人影被那火柱的余威给冲上了天际,不过幸好眼看其就要摔死之时那人忽的便施展出异能飞了起来,只是看其摇摇欲坠的飞行路线显然也是受了不轻的伤,恐怕接下来也只能返途等待开墓离去了。

看着那能修果真缓缓的往生林之外飞去,蒋自息不禁觉得有些怜悯以及欣慰,怜悯此人获得天大机缘进入林王墓却只能铩羽而归,欣慰的是此人好歹也好好的活着,并没有不值的死去,要知道若是死在白冶这蠢货的手里,那简直就是不值之上再加一万个不值了…

至于那两条冲天火柱,其实并没有持续多久,仅是几息时间便彻底熄消,不过在其作用之下之前那冰柱也已经荡然无存,先是被炸成碎片然后融为了水气!

这能阳的墓地果然非凡,仅是白冶随手触发的一个陷阱便有如此威能…蒋自息心中暗暗感叹这林王的高深莫测,此时周围除了那空气中残余的热度之外就好似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般…

只是蒋自息不知道的是,在他独自感叹之时,他们两人后方一双极为隐蔽的眼睛同样充满着感叹…!

……

……

...

山东省眼科医院
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长治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菏泽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泰州治牛皮癣疗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