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天枢154血色的河流

2020-01-25 04:05: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枢 154、血色的河流

阿蒙大将军原先拥有五个名衔,现在削去一个变成了四个,原先第一个名衔“伟大神灵荷鲁斯眷顾”不见了,而另一个名衔“继承安-拉荣耀”被提到首位并改成了“辉映安-拉荣耀”。

这种变化是当然的,因为荷鲁斯不仅失去了埃居王神的地位,甚至不再拥有神灵的称号,而安-拉成为法定的唯一至高神。埃拉赫特的一神教改革,首先拿赫赫有名的帝国大将军阿蒙的封号开刀,是一种试探也是一种宣告。

阿蒙除了谢赏之外什么话都没法多说,埃居众臣也知道帝国如今的风向了。别看只是给大将军改了个名衔,但其实际的作用是很重要的。

阿蒙的功勋荣耀是在战场上获得的,在民间享有很高的声望。也不知从何时何地传出一种流言,正因为安-拉天神的守护,所以安-拉军团才能在战场上获得奇迹般的胜利。帝国最精锐的主力荷鲁斯军团的失利,自然也象征着荷鲁斯的受伤隐退。

帝[***]团都以神灵的名字命名,自然也有另一种含义,士兵们都相信军团的名字就是战场上的保护神。而荷鲁斯军团首战失利差一点全军覆没,一支刚刚由杂牌军组建的安-拉军团却屡立奇功,挽救了埃居帝国失败的命运。这种流言一经散布,在民间的影响确实相当大,也在为埃拉赫特法老的一神教改革推波助澜。

神灵就算拥有了神域国度,但是要想将之变成真正的“神力源泉之领域”,还需要真正的信奉与进献,一神体系的建立要有相应的社会基础,塞特才能借助安-拉之名享有名符其实的主神地位。

阿蒙回书感谢法老的封赏之后,埃拉赫特又颁布了一系列的新法令,要求各城邦将神殿中供奉的主神都换为安-拉。荷鲁斯在内的其余神灵并不取消献祭,但必须排位在塞特之后。同时他又在希尔摩新建宏伟壮丽的安-拉主神殿,并将希尔摩定为帝国的新都。

埃拉赫特的一神教改革在埃居帝国世俗中也有很现实的意义,诣在集中与加强王权统治。在经历了一场举国动员的战争之后,帝国内部的各派系冲突越来越明显,尤其是新兴的贵族阶层与千百年来的世系贵族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

拉西斯二世死的太突然,埃拉赫特继位之后地位并不稳固,他并非是拉西斯二世的长子,只是诸皇子中最幸运的一个,在权臣的支持下登上了皇位。埃居帝国很多权力都把持在以神官集团为代表的传统世系贵族手中,埃拉赫特的改革相当于釜底抽薪的集权。

世系神官集团与神术师的概念还有一定的区别,像玛利亚、乔治这种大神术师并不属于这个势力,而是近年来兴起的贵族。而像罗德-迪克这种人,尽管本人并不是神术师,但他仍然是海岬城邦的主神官,世代把持地方军政大权,是其中典型的代表。

比如尼禄所出身的灵顿家族,也是世系神官集团中的一份子,阿蒙就和这个家族发生过强烈的冲突,如果抛开个人因素不谈,这也是以阿蒙为代表的新势力崛起导致的必然矛盾之一。

神权与王权相结合的统治,当王权的地位不稳固时,权力就容易被地方的世系集团所把持。九联神系的变故是一种契机,埃拉赫特趁机推行了一神教改革,也是削弱国中各种冲突势力、加强中央集权的举措,给自己改名号、建造新王都是最重要的象征。

埃拉赫特暂时没有动梦飞思的伊西丝神殿,但根据神谕与法令,伊西丝女神也成为了天使,法老给了这位天使一个特别的称号“圣母天使”,也给了原先的伊西丝女神守护圣女玛利亚最新的称号——圣母天使守护者。

伊西丝神殿中供奉的还是“伊西丝圣母天使”,主神殿两侧最重要的东西配殿却重新修建,东侧太阳升起的地方供奉的是安-拉,西侧供奉的是塞特所率领的众天使,实际上这是塞特的神殿,后面的众天使只是簇拥他的陪衬。

不出阿蒙意料,他很快又收到赫拉克城邦转来的法老手令,要召集都克镇的工匠去希尔摩为安-拉天神修建主神殿。阿蒙大将军第一个名衔就是“辉映安-拉荣耀”,他根本没有理由拒绝这区区小事,否则就是对神灵不敬。法老向各城邦下令征集工匠,特意专门提到了都克镇的矿工一族。

如果拉西斯二世不死,九联神系也没有发生变故,阿蒙大闹梦飞思之后,一般人不会再故意找他的茬了,除非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大将军有严重的罪行。但现在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帝国的权力格局正在重组,而宰相约瑟大人是新法老一神教改革最坚定的拥护者,或许就是他告诉的法老大陆上最好的工匠在哪里。

就算宰相不说,法老本人也会让阿蒙表态,这既是神灵的意志也是帝国的国策所向。阿蒙对赫拉克城邦的使者抱歉的说道:“我无法预知今天的事,那一批工匠已经派往都克平原的领地。”

使者道:“这是法老的命令,必须得执行,陛下刚刚封赏给您大片的领地,只不过是征用几十个奴隶,这是帝国目前最重要的事,大将军应立刻将那批奴隶召回。”

阿蒙点头道:“我立刻派出亲卫将他们召回。”

使者道:“多谢大将军,我就在您的领地上等消息。”

约翰带着一队亲卫渡过罗尼神河,沿官道“追回”已出发的摩西等人,两天之后回来了,带着惶恐之色向阿蒙报告:“大将军,不好了,您的奴隶弃车逃跑了!我们在河边的官道上发现了他们抛弃的马车、还有进入深山密林的足迹。山野太荒凉,我们找了一整天也没有找到。”

阿蒙一拍桌子道:“什么,他们竟然敢逃跑?继续找,找到之后直接押往赫拉克城邦!”然后对使者道:“真对不起,那些奴隶逃亡了,请你如实向法老报告。我愿捐献一笔重金,进献给帝国修建安-拉神殿。”

奴隶逃亡时有发生,事实清楚,大将军阿蒙并没有撒谎,他也是受害者啊,况且阿蒙捐献重金并不是空话,他拿出了相当于一千枚神石的进献,这已经远远超出几十名普通奴隶的价值。

使者并不清楚其中的内情,以为自己的任务完成的很圆满,大将军的奴隶虽然跑了,可他因此献出了一千枚神石,于是安慰了阿蒙几句就返回了赫拉克城邦,向王都汇报了这一情况。

不料法老看到报告后却非常重视,立刻派人下达命令,赏赐大将军阿蒙奴隶两百名,表彰他重金进献安-拉神殿的行为,同时也补偿他奴隶逃亡的损失。法老又命令全国各城邦协助大将军追回逃亡的奴隶,并特意强调在神灵的谕示中这批工匠非常重要。

阿蒙接到命令后眉头紧锁,埃拉赫特此举非比寻常,并不是简单的召集工匠,就是想要这批人,居然为了几十个逃亡的奴隶向全国各城邦亲自下令。但法老明面上却无法责罚大将军本人,阿蒙的奴隶跑了也遭受了损失,更何况他还捐助了重金。

面对帝国法老如此的“厚爱”,阿蒙大将军也非常“感激”,在领地中痛斥约翰等“无能”的亲卫,愤怒之下解除了约翰亲卫队长的职务,要把他赶回梦飞思。约翰哀求道:“大将军,请您给我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尽管您解除了我亲卫队长的职务,但我的过失仍需要我来弥补。”

阿蒙点头道:“约翰,你已经与我没有关系了,既然有愿望要帮助本大将军,看在法老的份上,我给你一份手令。你带领我所有的亲卫沿着官道去找,哪怕追出埃居国境,也要找到他们!”

约翰伏地行礼道:“多谢大将军,我若找不到他们,绝不来见您!”

约翰被阿蒙解除了职务,为了挽回自己的过失,他请求大将军让他继续带着亲卫去寻找那逃亡的奴隶,这一切都是自愿,看上去也是在执行法老的命令。其实在此之前,阿蒙就私下问过约翰:“法老为几十个逃亡的奴隶,向全国各城邦下达了命令,此举非同寻常,看来我迟早要离开埃居了。我走之后,你怎么办呢?”

约翰想也不想的答道:“我当然要继续追随阿蒙神,带着忒弥斯绯跟您一起走。”

阿蒙笑了笑:“到时候恐怕想走就难了,我现在就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解除你亲卫队长的职务,与我再无关系,回梦飞思继续做赋闲的将军。第二个选择仍然是解除你的职务,却给你一个机会前往我将要去的地方。”

约翰:“当然是第二个选择,不瞒您说,您所有的亲卫也誓死追随。如果您离开了埃居,他们的命运将会很凄惨,也请大将军考虑。”

阿蒙点了点头:“你想的很周到,那我就让你带着他们全部离开。”

阿蒙让约翰率领所有的亲卫沿着官道去追逃亡的奴隶,无非是给他们一个机会离开埃居国境前往都克平原。阿蒙大将军把身边的人遣散的可真干净,族人们都逃亡了,梅丹佐和林克也离开了,现在连约翰也走了,甚至连一名亲卫都没留!

如今他的身边只有领地上的奴仆,等于是孤身住在偌大的陌生领地中,却显得很坦然。阿蒙想的很明白,假如法老真要对他不利的话,自己可以随时走,但身边的人必然受牵连,还不如早做准备。他现在就是光杆大将军一名,身边有一只猫陪伴。

阿蒙并不想主动“叛国”,如果被定下这个罪名的话会牵连太多的人,当初的部下、举荐过他的各位大人都脱不了关系。更何况约翰走后,阿蒙已经开始为薛定谔解开禁锢的封印,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去处理别的事情。

可是埃居法老对追回都克镇族人的重视,远远超过一般人的预计,法老的命令背后,甚至还有神灵的影子。

……摩西率领族人沿着罗尼河东岸的荒山,穿越人迹罕至的密林,从赫利奥城邦向北到达布拔斯城邦境内。在这里官道东转,他们要穿过官道走入另一片山地才能避开追踪,摩西率领族人藏在山中,想等到深夜官道上无人时再过去。

然而夜间他又听见了神使的声音,梅丹佐告诉他夜里不能出发,要一直等到天亮。果然这天夜里,举着火把的城邦守备军从官道上经过,一连有好几拨,假如看见了摩西等人他们就逃不掉了。

天快亮的时候,摩西又听到了梅丹佐的声音:“你们可以走了。”

摩西叫醒熟睡的族人,悄悄来到官道上,沿大道走了一段距离。这里离市镇比较远,赶路的人还没有经过,附近的农庄仍在沉睡之中,天上有一片云总是遮蔽着他们。他们冒险走过了这一段人烟密集的开阔地带,进入了另一片荒凉的山区,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长满灌木的丘陵中跋涉了好几天,很多地方还要挥刀砍开荆棘丛开路,大家都背着沉重的东西,就算是精壮的矿工也都累了。这天下午来到一条河边,这是罗尼河下游的一条支流,也是灌溉布拔斯城邦附近土地的重要水源,摩西命令大家停下来休息,取出器皿生火做饭。

众人垒好土灶拣好木柴,摩西命十二士师中的六位执勤,施展神术不要让生火燃起的浓烟升起,以免被人发现。火刚刚点燃,派往河边打水的族人跌跌撞撞的跑回来报告:“不好了,出现了恐怖的神迹,河水都变成了鲜血!”

摩西急忙带人赶到了河边,那流淌的河水泛着暗红色的光芒,还隐约散发着一股血腥味。有人惊恐的喊道:“不是说神灵会护佑我们吗?可是神迹却在阻拦我们的道路。”

**

(未完待续)

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梅文
贵州专业治癫痫的医院
中山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陕西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