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剑绝九天第九百九十章兰心出手

2020-01-26 08:43: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绝九天 第九百九十章 兰心出手

下方是一片混战,而上空对峙的几人,却迟迟都没有动作。

天邪是不急,他拥有绝对的实力,哪怕贝惋晴跟清虚道人联手,也一样挡不住他。

虽然他心中恨不得把萧宁千刀万剐,直接带着付水笙离开,但如今却还不是时候。

下方的混战他并不担心,那么多人也不会对他构成威胁,但他却是想利用那些人,消耗一下萧宁的战力。

没错,对于贝惋晴跟清虚道人,他不忌讳,下方那数千强者,他同样不在意,然而却是重视萧宁这个初入剑主的小家伙。

虽然不想承认,但天邪确实是这么打算的。

若论实力,就算一百个萧宁,也同样不是他的对手。

可因为萧宁拥有天道命格,一身拥有极大的气运,就算天邪的实力能够绝对碾压他,但总在关键时刻,萧宁总能找到一丝突破生机的机会。

这就是天道命格的恐怖,就算是天邪也不得不重视。

所以他打算先利用下方混战的那些人,好好消耗一下萧宁的战力,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再出手,那时候显然要更有把握得多。

天邪不动手,贝惋晴他们自然也乐得不动手,他们的任务是只要牵制住天邪就行。

如果战斗起来,没有把握能拦住天邪。

倒是不远处的紫晶城城主上官云显得有些焦虑,目光闪烁不定。

他看起来似乎是偏向于天邪,但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加入哪方阵营。

对于他来说,自然是要两方互相牵制,甚至互有损伤,他才能够得到最大的利益。

因为贝惋晴他们要保护萧宁跟付水笙,而天邪又想伤害他们,两方是注定敌对的。

哪怕上官云的目的同样是剑王传承,可相比起来,贝惋晴他们首要对付的必然还是天邪,毕竟天邪的身份跟野心,更加让人顾忌。

而只要他们打起来,上官云就能够出手对付萧宁。

本来这种结果是必然的,上官云提前跳出来也不会影响到什么,最多就是让贝惋晴他们心里有所顾忌,实力难以完全发挥出来而已。

不过以贝惋晴跟清虚道人的心境,还是知道取舍的,虽然有影响,却不至于让他们一下子崩溃,要不然也不可能成为大势力的首领。

上官云之所以选择直接跳出来,目的倒不是为了影响贝惋晴他们的心境。

只是他的目的本来就是剑王传承,必然会与两大势力决裂的,到时候出手偷袭的话,反而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如今直接站出来,表明了态度,虽然同样让人恼火,但说到底修界奉行的都是实力与利益,不存在永远的朋友与敌人。

所以他的行为虽然让人不耻,但也没上升到大是大非的地步。

可若是反过来,他不表明态度,等到关键时候才出来抢夺,那才是真正的背后捅刀子,信誉跟人品全没了。

虽说为了剑王传承,就算付出所有的一切,他也心甘情愿,可是关于原则方面的东西,却依旧是不能丢的。

当然,不管他原本的盘算是什么,如今天邪跟贝惋晴他们没能打起来,形势对他来说反而有些不利了。

他也知道,双方终究是会打起来的,可是时间拖得越久,对他就越不利。

一旦僵持下去,十有八,九都是会有意外情况发生,到时候他不仅得不到想要的,反而将自己惹得一身骚。

不过就在上官云暗暗焦急,思索着对策的时候,依旧留在祭台上的兰心却是忽然身形飘掠而起,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天邪冲了过去。

“我来对付天邪,你们先把另一个解决了,再来协助我。”

兰心剩余的能量不多,虽然能够爆发出跟天邪相当的实力,但仅仅只能维持一炷香的时间。

不管是因为这点,还是要尽快助萧宁他们脱困,都不能拖太长时间。

而经过付水笙的传承之后,她也能感觉到,她体内的能量正在快速消散,就算她不动手,也不可能在下界待太长时间了。

虽然兰心也知道还有一个上官云需要注意,不过她却相信萧宁他们能够应付,至少短时间内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上官云的实力,比起巫占河都要差上不少,萧宁他们能够利用人群混战的优势,阻挡住一段时间是没问题的。

“哼,你还有充足的能量跟我打么?”

见兰心动手,天邪面色微微一变,但却也没有太过忌惮。

他自然知道兰心的实力,但同时也知道兰心的状态,肯定坚持不了多久。

而他只需要先应付一会儿,不跟兰心正面战斗的话,兰心是肯定对他造不成威胁的。

而且只要兰心一动手,能量就会大幅度消耗,越是战斗,战斗力就会越低,天邪根本不用怕她。

“你试试看就知道了。”

兰心更加清楚自己的情况,别看她看起来一副拼命的样子,实际上却是把希望寄托于贝惋晴跟清虚道人身上。

她只负责挡住天邪,让贝惋晴他们尽快解决了巫占河,到时候三人联手,应该能够拿下天邪。

再不济,也能够让天邪受点伤,消耗他的战斗力。

贝惋晴也是个聪慧的女子,立刻就领会了兰心的意思,向清虚道人示意一眼,同时向着巫占河扑去。

清虚道人的心思其实都在付水笙的剑王传承上面,不过他也知道,如果不解决掉天邪教的话,他根本没有丝毫机会。

此时有一个剑王级别的人物与他站在同一战线上,清虚道人自然也是高兴。

他并不清楚兰心的情况,因此在他看来,没准还能趁着这次机会,把天邪给解决掉了,那样就真的后顾无忧了。

此时他也是收敛起了心里的小心思,先对付天邪教再说。

反正付水笙是他的孙女,等到事后再找她谈话,清虚道人相信付水笙应该不会隐瞒他的。

之前之所以会有另外的想法,也是因为形势所迫,面对天邪教,他们没有一丝胜算,这才打起了小算盘。

可如今看起来,似乎并不完全落入下风,反而占着上风才是,也就把那小心思收了起来。

很快,五人分成了两块战场打了起来。

天邪跟兰心两人的战斗层次太高,每一次攻击都是惊天动地的。

虽然他们都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但却也足够成为整个深渊底部最受人瞩目的战场了。

天邪心性虽然邪恶,全身也是黑气滔天,一看就是反面角色。

然而战斗起来的时候,还是依旧让人敬佩的。

那种挥挥手就带动一片空间动荡的姿态,也是许多人所向往的境界。

而兰心作为上界之人,气质本来就比凡人更胜一筹。

就算是在战斗之中,看起来也好似仙女在翩翩起舞一般,让人迷恋,让人陶醉。

兰心的武器是一条白色飘带,看起来如同丝绸一般的材质,每一次挥击出去,却是蕴含着极为强大的力量。

不用怀疑,那轻飘飘的飘带,每一击之力,却是完全足以开山裂石的。

两人看起来似乎都是从容不迫,可是每一击中都蕴含着强大的法则之力,比起其它巅峰剑主的全力一击都要恐怖。

“哼哼,既然你是打算拖延时间,那我就看看,你到底能够拖延多久。”

天邪心中暗暗冷笑,顿时加强了攻击力度。

虽然依旧没有全力出手,但实力也是发挥了八,九成。

他自然清楚兰心的打算,但却依旧没有顾虑。

反正对他来说,巫占河同样是一个隐藏的威胁,如果贝惋晴他们能够将巫占河杀了,他反而会感谢贝惋晴他们。

到时就算贝惋晴二人跟兰心联手来对付他,他也不担心。

贝惋晴二人加起来,还不足以威胁到他,虽然加上兰心确实会胜过他不少,但兰心能量却是不足了,到时候恐怕连大招都发不出来,又如何伤得了他?

最多就是三人联手,像之前萧宁他们应付他的时候一样,使用那种牵制策略了。

可天邪当时已经上过一次当了,这次又怎么可能再中了那样的招式。

更何况,当时是因为他忽略了熏的剑灵之体不怕牺牲,还可以再次凝聚,而贝惋晴跟清虚道人可没有这样的能力。

至于萧宁那边,他倒是不担心。

虽然跟萧宁只不过接触过短短的时间,可是正因为对萧宁的重视,他反倒看得更加清楚。

他知道以萧宁这样的性格,除非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要不然是绝不可能把剑王传承的事情交代出来的。

而且看萧宁身边那些伙伴,一个个也都不弱的样子,那些人加起来,就算巫占河都讨不了好,更别说是上官云了。

再退一步说,就算萧宁真的栽在上官云手里,他也随时能够追上去,这是身为修界第一强者的自傲。

真要是那样的话,形势反而对他更有例。

因为这样一来,贝惋晴他们就顾不上自己了,反而会反过来对付上官云。

当然,一切都还是掌控在自己手里比较好,如果可以的话,天邪自然是想要自己逮住萧宁他们。

因此,他此时也是在尽量消耗兰心的能量,免得关键时候,被这个唯一能够跟自己抗衡的人给拦住了。

只是天邪却不知道,兰心深知自己无法维持太久就具投影之身,明面上是打算跟贝惋晴他们联手对付天邪,实际上却只是要尽量消耗天邪的实力而已。

江苏大学附属医院怎么样
盘锦市传染病医院
赤峰治疗盆腔炎医院
石家庄牛皮癣专科医院怎么样
柳州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