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英承传第六章痛苦

2020-01-26 06:43: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英承传 第六章 痛苦

太阳像个无聊的绅士,悠闲的走到了头顶。秋老虎正向这片天地展示自己崇高的地位,散发着燥热的威势。

在牢房前扎马的我,现在已是汗如泉涌。那打满补丁的上衣早就被我脱了下来。此时赤裸着上身,就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显得极为狼狈。

但现在我并没有去关心这些。距离上次吃眉草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虽然现在还能清楚的感觉到扎马对身体的造成的疲劳,但已经在身体承受范围之内了。

我的精神从未这么清明过,这种感觉很奇妙,也许这就是扎马所带来的,其中一种好处吧。

我对现在取得的成果十分满意。虽然不知道这是吃多少次眉草才换来的,但是照这样下去,以后就算不吃眉草也能轻松扎一上午马步了。

“看来扎马步这种修炼方式还是挺轻松的吗!”

我嘴角上扬,暗暗的得意着。但我不知道的是,这个世界充斥着混沌之气。在混沌之气的滋养下,这世界的一切生灵都比我原先的世界要强大的多。

这世界就算是一个没经受过训练的成年人,也能轻松的扎一上午的马步。而我现在的这种情况,明显是虚弱的表现。但我对我此时的情况浑然不知,只是在一直窃喜着。

而我的窃喜并没有持续多久。只听再旁躺在摇椅上的破土睁开眼,接着对我说道:“上午的任务结束。吃颗眉草,拿着饼,跟我来河边。”然后就笔直的走向河边。

我如遇大赦般的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虽然能承受这份痛苦,但是还是能深刻的感觉到,这痛苦所带来的疲劳。

先拿出颗眉草放进嘴里,然后极不情愿的伸向那难吃的大饼。

虽说在饥饿情况下吃这饼,还勉强可以忍受。不过在持续的饥饿状态下,一直吃一种东西,而且又那么难吃,实在对精神上的一种折磨。就算此时我已经适应了那饼的味道,内心也对这饼充满了抗拒。

湍流的河水和燥热的太阳划清了界限,来到河边就像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而此时的破土却在河边做着一个怪异动作。只见半跪着面向山谷方向,那蹲着都比我高半头的身板挺得笔直。那一毛不长的光头配上这“求婚”姿势,显得十分好笑。

忍着笑先把那摞大饼放到河边,然后走到破土面前。

一边等着破土接下来说的话,一边享受着河边的清凉。而就在我享受,愣神的这一会儿功夫。一个东西正快速的向我的额头打来。

我还没来不及做出反应,那东西就已经到我的脑门了。只听一声闷响,然后我被弹出两米外了。

没错,我是被“弹”出去的。刚才攻击我的,只不过是破土的一根手指。

在落地前的瞬间,脑中闪过了一个念头“我的预感终于还是应验了。他留我的其中一个目的,果然是用来打啊!照这样看,早晨的那下还算是手下留情的呢。”

我的额头已经骨裂了,痛彻心扉的感觉传了上来。我捂着头,痛苦的在地上扭动着。此时的我就像是只在热水中的拼命挣扎着的大虾。

不过他打我所用的力度掌握得恰到好处。那个力量只是刚好让额骨裂开,脑子却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弹”完我,他接着说道:“从现在到天黑,只要你能碰到我的脸,就结束这场训练。”

然后他又失望的自言自语道:“这小子太弱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用上拳头。”

在强烈的疼痛感下,我连忙往嘴里塞了颗一棵眉草,然后一边抓向那难吃的大饼,一边恶狠狠地盯着他。

他那轻蔑的态度和给我带来的疼痛,让我整个人都炸了。啃了口饼,就像他冲了过去。而他就在那里半跪着,等我去“自投罗”。

一次,两次…十次…

最后我已经记不清被他“弹”回来第多少次了?只知道每次上去身上必定会有一处碎裂。

也许是我上辈子受够了那种被人轻视的感觉——受够了那种被人冷落的感觉——受够了那种被人永远被人掌握在手中的感觉。所以才会傻瓜般的、一次又一次的冲向那“魔头”吧。

而破土还是在原地半跪着——还是只用一根手指——还是那轻蔑的态度。就像一个不知疲倦的机器,一遍把又一遍的,把我打回去。

也许是他想留着,我这个玩具拿来消遣吧。那本能轻易要我性命的手指,每次都“施舍”着的向我打来。

月亮成功的赶走了太阳,骄傲的闪耀在半空中。而此时蛐蛐和蝈蝈也正献媚的在为月亮吹响胜利的号角。

之前我放在河边石头上的一摞大饼,现在也只剩下最后的三、四张了。而我那“孜孜不倦”的身影,还在不要命般的向破土冲去。

虽然眉草能修复我身上的任何损伤,但它消除不了那一次又一次被击倒所产生的精神上的疲倦。

我现在只是精神麻木的,重复着冲向他,吃和接着冲向他,这个过程。

我记得最后一次向他冲去。不!那只能算是走。

我就那样踉跄的向他走了过去,无神的大眼睛显得是那么的毫无遮拦。此时的我就像是要冲向风暴中赴死的一叶扁舟。明知是死,也毅然决然的冲向风暴。

而破土他那没怎么变过的冷漠眼神,也在此刻温柔了几分。

这次他并没有向我做出任何攻击,两只手环抱在胸口,任由我打向他打去。

此时我的精神已经到达了极限。只是用拳头轻擦的“摸”在他的脸颊,然后就跟拳头一起,栽倒在他身上。

破土解除了刚才环抱着的姿势,然后伸出双手把我抱住。

只见他怀里的我嘴角扬起,正泛的微笑,声音极为空灵的说道:“我打到了。”然后就睡了过去。

此刻破土一直看着我那鸡窝般的白发,久久没有行动。眼中又传出了那时的那种漠然。

可很快,他就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猛的甩了甩头,把我放在地上,用他那合包起来像大碗的双手舀满河水,然后向我泼来。

我被那冰冷的河水浇醒,原先那空洞的眼神终于恢复了几分神采。

我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听那恶魔般的厚重声音又再我耳边响起

“第三场修炼,开始!”

成都送子鸟医院具体地址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预约挂号
辽宁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合肥著名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