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鬼村惊魂 第59章 重新回来的齐叔

2019-10-12 23:12: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村惊魂 第59章 重新回来的齐叔

“不行,要去一起去!”

顾盼说完之后,我也冲着倪睿点了点头。倪睿这才不拒绝,带着我的顾盼一边喊小胖子的名字,一边在这个杂草丛里穿梭。

这一回,倪睿走在最前面。顾盼是唯一的女生,所以,她紧跟在倪睿身后。我则跟在顾盼身后。

草很深。走在这里边一点都不容易。最开始的时候,顾盼每走一步都要迟疑好久。我想她是担心又蛇之类的东西藏在这草丛中,所以每一步都走得格外的小心翼翼。后来,跟着倪睿的脚步,走起来,却没了那样的慌张。

顾盼倒是没有那么害怕了。但是我的心里却是越来越慌张,每走一步都会提心吊胆的。这山上发生了太多诡异的事情,每一件事都那么地让人匪夷所思。而且,更糟糕的是,小胖子离开已经这么久了。这么久都没有他的消息,他会不会已经遇到了什么不测?

我就怀着这样忐忑的心情跟着他们的脚步往前走。但是我却总觉得背后好像有一双眼睛盯着我,我回头看看,却没发现任何的异样。

“董柯……董柯……”倪睿的声音洪亮而且有磁性。回荡在这山林中,让这夜色显得都不那么黑了,好像也叫醒了山脚下的野鸡。此起彼伏地开始打鸣了。

“他到底会去哪里了?”顾盼在中间,小声地说话。倪睿听他这么一说,反而是不再继续叫了。也许是,他跟我一样,发现了一些异样。

这脚边的杂草,最开始被折断咋地上的,不过是脚掌大的地方。走到这里,却发现,有一米宽的的被折断的痕迹。

“看来小胖子是凶多吉少了,唉!”我跟倪睿心照不宣,说都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神显得更加的急迫。

距离小胖子消失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时间每多过一秒,小胖子遇害的危险就更大一分。如果再找不到他的话,他极有可能真的会遭遇不测。

“要不我们分头找吧?”最后是我提出这样的建议的。

我之所以这么做,原因有两点。一是因为,找董柯这件事情已经越来越急迫了,再不加紧找到他的话,他真的会在这个山上遇到不测。两外一方面,是因为,我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有人跟在我后面了,我甚至能够感觉到他的呼吸声。

从呼吸的频率已经均匀程度来看,他应该是齐叔。

按照齐叔的个性来说的话,他既然已经走了,肯定是不愿意再回来的。如今,他既然肯跟着我们,自然是有原因的。也许,他还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

但是这么做,还是又一定风险的。因为这山上阴气森森,随时都有可能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我们三个人在一起,还可以相互照应,但是如今要分头行动,却难保彼此的安全。

“要不这样吧。顾盼跟着你,你们两个一组,我自己一个人找。天亮的时候,我们就在这里集合!”还是倪睿想得周全。顾盼此时此刻,已经快要精疲力尽了,脸上已经开始没有什么颜色了,嘴唇也开始干裂了,整个人也特别的没有精神。

我真怕再这样下去,她会受不了的。

我们分开之后,倪睿继续朝着杂草丛中的痕迹往前走。我跟顾盼在原地站了好久,确定倪睿已经看不见我和顾盼的时候,我才取出齐叔给我的东西放在她的手心里。

她看到我这样的举动,自己在原地愣了好久,才接过那个护身符。

我从来没有仔细看齐叔给我的东西,这会儿借着微弱的光芒,才看清楚,果然是一个护身符。一道黄纸,上面画着一些压根儿看不懂的符号,然后被整整齐齐地叠成了一个三角形。

“这是什么?”顾盼接过护身符之后,翻来覆去地看了又看,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只是那疑问的眼睛打量着我。

“别管是什么,你记得拿好了!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你去哪里?我跟你一起去……”说话间,她用手挽着我,用近乎哀求语气跟我说话。眼睛里噙着的眼泪,已经泫然欲滴。

“你放心,我马上就回来。”我很想带着顾盼去,但是齐叔这么神秘,很明显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些事情。如果我带着顾盼去找他的话,他很有可能会视而不见。如果真的这样的话,我们四个人谁都别想走出楼芽山。

我为了不看见顾盼伤心的表情,我跟她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了。其实我能明白她的感受,这一夜,她经历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心里有些承受不了。现在,她的心里一定难受极了。但是,我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暂时的抛下她一个人。

果然不出我所料,一直在背后跟着我们的人,就是齐叔。

我转过一个弯之后,就是一颗大树的背后看见了齐叔。

齐叔的表情很淡然,手里依然抱着那个孩子。以后面上遮了一层白纱,应该是不想让孩子被风吹凉了。

“齐叔,你怎么回来了?”

“我说过,没有我的带领,你们根本不可能走出楼芽山。”

“你是回来带我们下山的?”

“可以这么说。”

“哦,对了。齐叔,你有没有看见是谁被万叔推下山的?”齐叔既然可以跟着我们这么久,都没有被我们发现,说不定,他应该看见了关于万叔的一切。

“你是说,他姓万?”齐叔手里的动作,突然之间就停下来了。

“嗯,他是小五的爷爷。之前一直是他在照顾我们,现在他死了。那个可怜的孩子,该怎么办?”我每次想到万叔的时候,都会想到小五。然而这一次,我又有一些新的疑问,万叔为什么会跑上楼芽山来?之前,他不是一直都对这四方村的一切讳莫如深、支支吾吾的吗?难道他也是贪图山上的宝藏?

“呵……”齐叔冷笑了一声。这个笑声,比这个时间的天气,更加的冷漠。他略微上翘的嘴角里,隐藏着最高深莫测的玄机。

“他早就该死了!”齐叔说这句话的时候,像是狠狠地吐了一口痰,所有的嫌弃,在这几个字里面暴露无遗。

“你为什么这么说?”万叔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齐叔如此的鄙夷?按照道理说,齐叔这个年纪,跟万叔应该没有太多的纠葛。但是为什么,齐叔在说起他的时候,却恨得咬牙切齿呢?

“四方村的人都该死!”齐叔紧接着补了一句,这句话,就像是钢刀,被风吹得“沙沙沙”地响。根本不用割在肉上,就这样听着,就足够让人心惊胆颤的。

“齐叔如此痛恨四方村的人,难道是四方村的人跟之前这山上发生过的事情有关系?”我心中暗暗地想。

就这样想着,我心里突然“咯噔”一声闷响。齐叔会不会把董柯当成四方村的人了?还有倪睿,还有顾盼!

遭了!

“齐叔,跟我们一起来的那个小胖子不见了,你看见没有?”我神色慌张,连说话都可以不流利了。就刚才那么一想,我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一阵细密的汗水。

“你放心吧,我虽然讨厌四方村的人,但是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朋友的

。那个小胖子,就在那里!”齐叔指着树丛中一个坟墓跟我看。我之所以能够一眼就认出那是一个坟墓,是因为地表精心地修葺了一个墓碑。这个墓碑的修葺显然是花了些功夫的,碑顶加上碑帽,刻有的一些面目狰狞的动物。

另外,地上还倒着一截树。

这树倒在地上估计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上面长了好多的地衣和青苔,甚至还有些刚长出来的不知名儿的真菌。

“董柯在里面?”我很难以想象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在树里,所以,我没有朝那里靠近,只是用疑惑的眼神望着齐叔。

“现在我先下山,一路上我都会留下痕迹,你顺着这些痕迹就可以下山了。但是,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这山上的事情……”齐叔已经比之前冷漠多了,这样冷漠,让我产生了莫名的距离感。我就这样看着他,觉得好陌生。

不等我多看两眼,齐叔就顺着刚才过来的路走了。不一会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顾盼,倪睿……小胖子找到了,你们快过来啊……”等齐叔一走远,我就开始大声呼喊他们了。没一会儿功夫,他们就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董柯就在那里!”我顺着刚才齐叔指给我看的地方指给他们看。

我们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个墓碑,才发现,那个墓碑上居然一个字都没有。碑顶上的野兽,青面獠牙,张大了嘴,向着我们咆哮者。好容易靠近了那一段快要腐朽的树木,轻轻地在上面敲了敲,沉闷的声音说明里面是空的。

我跟倪睿使了个眼色,然后两人合力抬起来上面盖着的一层木块。

小胖子果然躺在里面。只是他身体周围又厚厚一层的冥币。倪睿探探他的鼻息,呼吸还有,只是面部的肌肉,急剧地收缩着……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治疗费用
成都恒博医院如何预约急诊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有医保吗
成都恒博医院网络预约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看病贵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