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幻梦异闻录 第三十五章 命运继续流动

2020-01-16 23:20: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幻梦异闻录 第三十五章 命运继续流动

昔拉在原动天炸开的里界缺口处站着,是洛基约她来此见面。

望着里界的监狱,昔拉心中还是有一些感慨的,谁能想到这里曾经囚禁着真正的王,而这位王被放出来不到三个时辰就丧命于此。

还是没能活着走出原动天。

正当昔拉陷入沉思,察觉到背后的气息她还是立刻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洛基到了。

洛基其实对昔拉并没有好感,自己贵为校长和主神,她从来也没有给过自己相应的尊重,而自己也只是利用昔拉的力量而已。既然昔拉现在只是以一个秩序的守护者自居,那么双方的利益就是一致的,翻脸完全没有必要。

只是在梦里,洛基时不时在有将这个高傲冷酷的女人的头踩在脚下蹂躏的片段出现。

“这次目标是谁?只要不在地狱就可以,你知道我跟依伊维的约定。”昔拉的语气依然冰冷,完全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洛基却摆了摆手道:“我无意中发现了你失落的记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面具当着脸看不到昔拉的表情,但是昔拉的身躯明显僵硬了一下。

“给你没问题,你要离开处理自己的事情也随你的便,但是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洛基也摆出了一副做交易的态度。

“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不过分,不违反我的原则,你说。”昔拉算是接受了这个提议。

“第一,不管你的记忆是什么,如果有跟天界的纠葛,我希望你能一笑泯恩仇,从你恢复记忆起,假如你对天界有仇恨,我希望这个仇恨一笔勾销。”洛基提出了第一点,昔拉点了点头,毕竟自己充当这里的行刑者如此之久,她也并不希望自己离开前跟这里有不愉快的事情。

“第二,不要问我这个记忆碎片是哪里来的,我对你的过去知道的也很少。”昔拉犹豫了一下道:“这点我不能保证,不过以你的性格,肯白白还给我记忆碎片,看来我答不答应你都准备还给我,因为这件事对你有利,我说的没错吧?在我看来,我算是天界第一战力,我的离开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洛基想了想道:“那就算了,不过下一条你不答应我会改变主意,你说得对,我也不想白白放掉天界第一战力。”

昔拉有点愤怒,从知道真相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些看不起洛基,这话算是对自己的威胁吗?

洛基看出昔拉的不悦,继续说道:“我无意冒犯,这件事你一定会愿意,我才会用这种语气这么对你说,我只是希望你能把一件东西物归原主,这个人跟你很熟悉,相信你会喜欢这个建议。”

昔拉觉得很奇怪,自己的过去自己都不知道,洛基居然知道一些事情,她忍住了想要问询的冲动,只要记忆碎片到手,自己总会知道。于是昔拉点了点头道:“说的在理,我会尽力找到这个人,做到这件事。”

洛基随手给昔拉丢过去一个锦盒,昔拉接住盒子打开以后,首先有些疑惑。

里面有两件东西,一件是自己的记忆碎片,但是另一件,是一枚三蛇戒指。昔拉不记得自己见过这枚戒指,但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却如同溃堤的江河灌入自己的心房。

洛基接着说道:“叫你来这里是因为里世界能起到隔绝包容的效果,方便你吸收记忆碎片,来,接着这个。”说罢洛基又抛过来一个盒子,昔拉打开一看,里面有两枚巨大的记忆碎片,明显不是自己的,气息对不上。洛基笑道:“这个顺便也捎给记忆的主人就好。”说罢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昔拉进入里世界开始吸收记忆碎片,自己会为她护法。

因为洛基需要自己做事情,昔拉相信洛基不会趁自己吸收记忆的时候做什么事,便安心走入里世界开始吸收记忆碎片。

此时的地狱,一个人正在急匆匆的向着撒旦沉睡的房间跑来。拉开帘幕,跑来的人松了一口气:“你果然在这里。”

利维坦松开握着撒旦的手,抬头看着气喘吁吁的潘妮问道:“现在能有什么事把你急成这样?”

“凯茵和萨迈尔打起来了!这回是趁着贝尔芬格不在,周围做了结界,让鲍尔豪斯想劝架都进不去,他俩看来要不死不休!你不是有撕裂空间的能力吗,只有找你帮忙了。”利维坦一惊道:“凯茵疯了吗?他觉得他能打得过萨迈尔?”

“凯茵其实超强的!你居然不知道?”潘妮奇怪的望着利维坦。

利维坦挠了挠头,好像当初在关奥丁的监狱里是凯茵一举解决了那些让人头疼的狱卒,大概后来神仙打架太多了,没有凸显出凯茵的实力,不过据贝鲁赛巴布说,凯茵比他在战斗方面要强的多,估计不是空穴来风,只能去看看了。这个凯茵,当初不是跟贝鲁一起走了吗,好像被贝鲁中途甩掉又回来了,真的是个不安分的家伙。

凯茵跟墨菲斯托后来处的很好,交情匪浅,所以一只不能原谅萨迈尔,萨迈尔心里虽然有自责的成分,但是他不是那种别人来兴师问罪自己就会低头的人。萨迈尔毕竟比凯茵要强,至今凯茵能跟他打的不可开交,大概就是那一点愧疚在作祟。如果真打红了眼,恐怕凯茵就是下一个墨菲斯托。利维坦不敢耽搁,随着潘妮迅速赶往二人交战的地方。

果不其然,凯茵已经招架的很难受了,萨迈尔虽然喘息急促,但是比起全身是血的凯茵强了很多,再打下去就是干殴打,估计凯茵也快被萨迈尔打死了。利维坦二话不说用鬼手的影像扯开了结界的一脚,鲍尔豪斯立刻冲了进去,一边一下将两人摔在两边分开了。

“你们能不能不要再闹了!”利维坦是真的生气了。面对凯茵道:“你一再挑衅真的好吗?你能接受鲍尔豪斯,为何不能接受萨迈尔,萨迈尔也是依据地狱的规矩坐上君主席位的,你自己心里有别扭,也不能任意胡来!”

凯茵笑了笑,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道:“你可以不在乎你大哥身死,我把他当兄弟,我在乎,我看这个家伙就是不顺眼,怎么样吧?!”萨迈尔依旧绷着脸说道:“你要是还没被揍够,我可以再陪你一会。”话音未落,又被鲍尔豪斯一击重击,这回鲍尔豪斯下了狠手,萨迈尔在一边捂着肚子,一时半会是站不起来了。

利维坦突然一声怒吼,双手高举,身上冒出了另人窒息的气息,渐渐在他背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影像,随着气息不断增强,影响居然越来越清晰,渐渐变成了一个蕴含恐怖能量的能量实体。能量巨人四处挥拳,很快就把凯茵搭建的结界击打的粉碎。

大家都看得出来,利维坦这是一种宣泄。

利维坦道:“我忍了很久了,是,我大哥死了,撒旦老师长眠不醒!贝鲁老师走了!我二哥下落不明,亚巴顿也不在了,你觉得我心里很舒畅?我不在意?告诉你,我早就呆够了!你觉得我是为了权势才选择忍耐?一个席位罢了,如果我放弃能让一切重来,放弃又如何?”

吼完以后,大家都沉默了下来,这里最重感情的大概是利维坦,凯茵也觉得自己的话过分了,呐呐地想说出道歉的话,却绷在嘴边说不出口。

“没关系,从现在起,妒忌君主的席位,潘妮,你来坐!”利维坦这句话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凯茵也忍不住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生气······”

利维坦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大家都看得出来,利维坦已经不耐烦了。

然后利维坦笑了笑道:“以前撒旦老师就告诉我,作为上位者,我们对人类几乎是神一样的存在,站在神的角度上是无法设身处地的观察人类的,而他给我的课题就是爱护人类并向人类学习。所以,我想转生成人类,带着现在的记忆重新活一遍。我累了,我想为了我自己活一次,也算不辜负撒旦老师的教诲。潘妮,帮我扛好这个担子,我准备走了。”说罢头也不回,居然向着愤怒峡谷中心的熔岩池冲了过去,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结果,鲍尔豪斯伸出触须去拉,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昔拉从里世界走了出来,明白了,自己全明白了!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杀戮的女神昔拉,而是修罗神罗睺坐下的剑使罗刹,名为彩!这蛇戒原本就是属于罗睺的东西,自己一定会带到!但是现在首先要问问洛基,他跟那个人究竟有什么关系,为何会有这些东西!如果他不说,自己不介意用强!难怪自己要走他都毫不在意,抱上了这样的大腿,确实自己的力量就已经微不足道了。

东方世界边缘某座洞窟里,居然出现了一扇与这个时代不符的高科技金属门,半开的门洞口,一个女魔神斜斜靠着门,抱着一面大镜子瘫软地坐在哪里。她正不断的失去自己的力量,最后连外形都保持不住,逐渐变成了一个蓝色的姑娘。她突然开始流泪,泪水击打在镜面上,居然没有任何阻滞就融进了镜中的世界。她感受着自己消逝的力量,知道那个人出了什么事。

你为什么会死!

那个碍事的彩儿不在了,我一直在等你回心转意,来找我,我只想做你的女人,你为何要自杀。我原本以为自己隐瞒过去不告诉你,你不记得她就会来找我,可是你到死之前恐怕都没有想起过我!

如果你还记得那个彩儿,你一定不会死,你会去找她!

爱到了极致就会扭曲,切西娅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我胧幻绝对不会活的如此没有尊严,如果再遇到你,我还是亲手杀了你再将你的魂魄封印在镜中的世界,这样,你就只属于我了······”

昔拉的头真的被洛基踩在脚下,洛基笑的疯狂极了,那种得意的心情肆无忌惮的抒发出来的感觉实在太舒畅了!

本想对洛基进行逼问的昔拉,突然发现自己的力量几乎消失了!她告诉自己自己不能死,罗睺神出了意外!哪怕忍受这样的耻辱也要活下去,至少要找到转世的罗睺!

洛基终于笑够了,望着脚下的昔拉,眼神中充满了鄙视和戏谑:“如果不是你还有正事要办,我应该把你这个轻视神的东西囚禁起来,让你受尽世上所有的耻辱!不过你说得对,我跟那位是有联系,这也是那位的意愿,不要问我,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和他要做什么,我也是奉命行事!我做梦都在祈祷这一天的到来,现在你已经被我踩在脚下,你引以为傲的力量怎么就消失了?!哦呀,真担心我稍微用力你就会死呢,你还是别打我的主意了,留着命去做你自己的事去吧。”

说罢,洛基脚下稍微用力,彩儿身下出现了一道圆形的光,光消失后地面也消失了,彩儿就这样向着凡间坠落了下去······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在哪里
成都送子鸟医院可靠吗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黑龙江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汕头最好的治疗妇科医院
分享到: